鲍卡斯在贰零零肆年倡议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出席世界贸易组织的二回谈话中说,鲍卡斯自述与中华的

瑞士《观察家报》评论称,不能简单将鲍卡斯视作贸易领域的对华强硬派,他的确在参院贸易委员会主导推动过多起针对中国的贸易诉讼,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角色所决定的,总体上他是个温和派民主党人。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负责人赖因施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与几十年前相比,如今驻华大使的角色远没那么重要了,如果真出现外交问题,美国国务卿就直接打电话了。
(环球时报记者 萧达 青木 卢昊 马晴燕 甄翔 陈一)

中新社华盛顿2月4日电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4日全票批准鲍卡斯出任美国驻华大使,待参院全院批准后鲍卡斯就可正式“出使”中国。  当日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会议,就鲍卡斯等候任人选的提名举行口头表决,结果现任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鲍卡斯获全票支持,轻松过关。  按照美国法定程序,其后鲍卡斯的提名将送交参院全院批准。如果顺利通过,鲍卡斯将完成全部法定程序,只等正式“出使”中国。  去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提名鲍卡斯出任美国驻华大使,以接替确定今年上半年离任的骆家辉;今年1月28日,鲍卡斯出席国会提名听证会,为自己出任驻华大使争取议员支持。  鲍卡斯在证词中强调,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未来将对国际事务产生决定性影响,两国必须处理好。如果提名获批,他将努力深化美中关系。  他表示,自己就任驻华大使希望实现两大目标,第一是发展对华经济关系,造福美国企业和工人,第二是随着中国崛起为世界大国,推动与中国合作,鼓励中国以负责任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尊重人权,保护环境。  现年72岁的鲍卡斯在蒙大拿州牧场长大,1978年后一直担任联邦参议员。在28日的听证会上,鲍卡斯自述与中国的“情缘”可追溯到50年前,当时作为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他休学一年,靠搭便车游历了中国、日本、印度等“原来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国家”。  1993年鲍卡斯首度正式访华,至2010年先后8次到访中国,并多次在蒙大拿州和华盛顿接待到访的中国代表团。上世纪90年代,他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2001年也支持美国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即最惠国待遇。  此前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表示,完成全部法定程序前,不便对鲍卡斯出任驻华大使发表意见,但不管美国下一任驻华大使是谁,中方都期待和他进行密切合作,共同努力推进中美关系发展。

  鲍卡斯在贰零零肆年倡议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出席世界贸易组织的二回谈话中说,鲍卡斯自述与中华的。近30年来,蒙大拿州民主党参议员鲍卡斯(Max
Baucus)一直是美国国会中支持对华贸易开放最强有力的声音。白宫计划提名鲍卡斯出任美国驻华大使。  鲍卡斯是参议院财政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主席,该委员会对贸易问题拥有裁判权。在支持对华贸易的同时,鲍卡斯当然也对中国的经济和人权政策提出过批评,但他是美国第一批推动对华贸易正常化的议员之一,也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主要支持者。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后,美国国会曾在1992年考虑通过立法给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施加严格限制,鲍卡斯当时也是反对这项提案的议员之一。  尽管他一直批评中国的汇率政策,但在美国国会,他并非“汇率鹰派”,这也便于他与中国官员打好交道。  鲍卡斯在2002年呼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一次讲话中说:与中国结成永久性的正常贸易关系对营造两国之间的一种环境至关重要,这种环境可以使我们有效地让中国加入到重要的安全问题、地区性问题和全球性话题的讨论中来。  他说,这不是民主党的问题,也不是共和党的问题,而是全国性问题,实现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是第一步,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利益至关重要。  美国计划提名鲍卡斯出任驻华大使,这凸现了华盛顿对美中关系的重视。从2001年起,鲍卡斯就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担任主席或副主席。  美国政府希望进一步把中国国整合到全球经济事务中来,在中国从一个发展中国家崛起为世界强国的过程中形成缓冲,防止地区安全紧张局面升级。  基辛格顾问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董事会副主席、前美国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国务卿霍马茨(Robert
Hormats)说,鲍卡斯对攸关美中关系的贸易和金融问题知之甚详。  此外,在今年早些时候鲍卡斯还支持重启一项被搁置的投资协定谈判,该协定能够极大地拓展两国的商业机会。美国企业迫切希望打开拥有13亿消费者的中国市场,尤其是眼下中国中产阶级及其购买力迅速膨胀之际;而且中国也希望能够在美国市场获得更多机会。  倡导消除国际贸易壁垒的智库Cato
Institute将鲍卡斯称为一位强有力的“国际主义者”。  Cato贸易研究中心负责人Dan
Ikenson表示,他是一位自由贸易主义者,尽管他对美国企业的补贴极为慷慨。Ikenson称,对于这位蒙大拿州参议员来说,牛和牛肉一直是他在贸易方面的主要关切之一,这是该州的一大产业,也大量出口到中国。  随着中国经济的扩张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增多,美国企业不得不与那些获得政府大量资金支持的中国企业竞争。美国对中国的年度贸易逆差高达3,000亿美元左右,而且这一数字似乎还在增加而非减少。美国此前还对中国违反WTO规定的一些行为提起诉讼。周二,美国的一个委员会对中国等国输美热轧钢实施惩罚性关税。  尽管美国企业担心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政府为国有企业提供的补贴、以及其他阻碍自由贸易的壁垒,但中国政府的汇率政策一直是批评的主要焦点。美国官员和企业抱怨,压低人民币汇率使得中国生产的商品成本更低,在全球市场定价也更有吸引力。  过去十年,鲍卡斯投票支持了多项针对中国汇率政策损害美国出口行业的不同议案。不过,他并不是相关法规的共同提案人,经济学家们表示,其中没有任何一项法案能够强迫政府对中国真正实施制裁,这就给中国和白宫在避免被迫实施惩罚方面提供了不少回旋余地。  霍马茨表示,鲍卡斯还能够帮助缓和中国对美国预算之争的担忧情绪。美国预算之争此前一度导致美国政府关门,并引发了外界对美国融资成本飙升的忧虑。一旦美国融资成本飙升,全球经济将遭受严重冲击。  霍马茨称,鲍卡斯还能向中国官员解释华盛顿目前情况,尤其是有关财政僵局的现状。他说,中国是美国国债最大的海外持有国,美国财政僵局令中国官员深感不解,也造成了极大困扰。

但有美国媒体质疑他的“鹰派”身份。美国《丹佛邮报》认为,作为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鲍卡斯支持立法惩罚中国使人民币贬值以利于中国出口,但这一措施从来没成为法律。美国《赫芬顿邮报》认为,上世纪90年代,鲍卡斯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至关重要的支持者,强烈支持延长对华最惠国待遇。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就等于让中国“非法”补贴的产品如洪水般席卷美国市场,自从2001年以来美国已经关闭其5万多家工厂,现在有超过2500万的美国人找不到体面工作。延长最惠国待遇等于是拿走美国手中用来敦促中国改善人权的大棒。今后,当中国舰船干涉美国海军行动或者中国战斗机挑衅日本战斗机时,鲍卡斯会怎么做呢?很可能的答案是他将支持他的公司的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恰恰是奥巴马政府一直的所作所为,结果非常令人不安:中国越来越自信,敢于武力挑战美国。相对于中国的强大,美国的虚弱和优柔寡断是非常危险的。

一些美国观察家认为鲍卡斯是个“奇怪”的人选:不是华裔,也不能说中文。《华盛顿邮报》说,过去32年有24年时间驻华大使都能讲流利的中文。《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鲍卡斯所缺乏的可能是近期一些驻华大使在中国人民中树立起来的高调影响力。洪博培能说流利的中文,骆家辉是华裔,虽然不能说中文,但能让自己的身世背景和文化联系发挥类似“摇滚明星”的作用。

美国《纪事》杂志说,鲍卡斯曾建议美国在中国积极推进人权事务,并邀请联合国宗教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访华。作为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鲍卡斯近期联署文章,批评中国压低人民币汇率,为中国出口企业提供不公平的优势,损害美国制造商和工人的利益。2012年3月世贸组织会议前,鲍卡斯表示,美国必须抓住世贸组织会议这样的机会坚持施压,否则中国就不会结束压低人民币汇率的做法。2010年会晤时任中国副主席习近平时,鲍卡斯提出中国限制美国牛肉进口问题。文章认为,总体看来,鲍卡斯的公开讲话似乎表明他在对华关系上有点像是鹰派人物。

推荐阅读:72岁鲍卡斯将任美驻华大使?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驻华大使这个工作非常引人瞩目,同时也非常困难,可能涉及高风险危机,如王立军叛逃和陈光诚逃进美国使馆等。鲍卡斯出使北京,正赶上两国关系的关键时期,两国关系总体环境非常复杂。

鲍卡斯或出任美国新驻华大使 中美合作经验丰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