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14.com】随着美国监听欧洲友国领导人的风波愈演愈烈,但前提是斯诺登必须将此前获得的所有文件交还给美国

原标题:美国“和谈”斯诺登

随着美国监听欧洲友国领导人的风波愈演愈烈,华盛顿内部开始出现内讧。继美国总统奥巴马宣称对“监听门”不知情之后,美国国会也表示要对国家安全局的行为重新评估。由于担心沦为政府的替罪羊,美国情报界官员展开反击,直指奥巴马应对监听行为负责。

摘要:
据CNN13日报道,美国两大人权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大赦国际准备发起“特赦斯诺登”运动,为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商、美政府“棱镜”监听计划爆料者斯诺登争取总统特赦令。
…据CNN13日报道,美国两大人权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大赦国际准备发起“特赦斯诺登”运动,为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商、美政府“棱镜”监听计划爆料者斯诺登争取总统特赦令。两大组织敦促美总统奥巴马在2017年1月离任之前签署总统令,特赦斯诺登。  据报道,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大赦国际选择此时发起“特赦斯诺登”行动,是因为美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拍摄的传记片《斯诺登》将于本周公映。两大人权组织为此已建立域名为pardonsnowden(特赦斯诺登)的网站,目前登录网站还要输入密码。此外,两大组织还注册了社交媒体账号,准备为“特赦”运动造势。预计运动正式发起时,流亡俄罗斯的斯诺登将通过视频连线讲话。  在斯诺登披露了NSA大规模电话和网络监控信息后,人权组织曾多次表示支持斯诺登,称“任意对通信进行大规模监控”是违反人权的行为,谁也不应该因为揭露这种行为遭到起诉。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一直充当着斯诺登法律顾问的角色,该组织称斯诺登是“一位伟大的美国人,他的爱国行为值得宽恕”。  虽然两大组织极力推动特赦斯诺登,但报道认为,奥巴马在离任之前根本没有或只有极小可能特赦斯诺登。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12日重申奥巴马的立场,称斯诺登的泄密行为“危害了美国”,应该在美国接受指控。如果斯诺登返回美国,将受到“公平、合乎法律”的对待。  报道称,2013年,向维基解密网站泄露大量秘密文件的美国士兵曼宁被判入狱35年就已经说明,美国政府对任何泄密者和检举者都没有同情心,这样一个政府的首脑不会突如其来地对一个让美国情报界头痛万分的人大发慈悲。  不过,美国往届总统中,确实有人在离任前突然做出惊人之举,比如比尔·克林顿就在离开白宫前最后两小时,利用他最后的总统特权签署命令,特赦了美国头号逃税犯、亿万富翁马克·里奇。老布什也曾赦免前国防部长温伯格以及其他与里根总统时代发生的“伊朗门”事件有牵连的人。报道认为,奥巴马与他们不一样,首先他什么也不欠斯诺登,另外,现在仍有很多美国人视斯诺登为叛国者和间谍,认为他应该回国接受审判。如果奥巴马特赦斯诺登,无疑将掀起一场舆论风暴。  上周,奥利弗·斯通拍摄的传记片《斯诺登》刚刚在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参加首映。扮演斯诺登的是美国演员约瑟夫·高登-莱维特。高登-莱维特在为角色做准备时见过斯诺登,他在1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斯诺登得到总统特赦。他说,“如果斯诺登先生能得到公平的审判,他会回来接受审判的。希望这部电影能帮上忙”。  导演奥利弗·斯通在发布会上抨击美国政府说,“这部电影是个侦探故事——它触及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政府一直都在撒谎,他们做的事是非法的,而且他们还在做着”。斯通评价电影称,“这是个令人沮丧的故事,同时它也是一出戏——是二者很好的结合”。

据外媒报道,在“威逼利诱”无效后,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里克·莱吉特在接受采访时称,正考虑有条件赦免斯诺登,但前提是斯诺登必须将此前获得的所有文件交还给美国。斯诺登目前在俄罗斯,并已经获得在俄罗斯一年暂住批准。

www.8814.com 1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14日报道指出,一位政府高级官员透露,美国情报与执法部门的调查人员的结论显示,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前国家安全局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在离开美国之前,从机密的政府电脑中提取了多少信息。

监听默克尔让美国面临巨大外交压力,奥巴马称自己毫不知情

到目前为止,调查已经开展6个月了,但调查人员对于数据泄露多少依然一无所知。部分原因是斯诺登曾工作过的国安局夏威夷分部与其他分部不同,没有安装最新的监控软件——这种软件能让国安局对雇员们在其庞大电脑系统中的活动尽在掌握。

NSA或成政府替罪羊

而在过去半年中,因实施监控而遭到全球一致强烈反对的NSA一直在为自己辩护,立法机构官员建议对其广泛的监控活动加以限制。如果对斯诺登赦免,这将是已经持续发酵半年时间的重大国际泄密事件一个戏剧性的结局。不过,莱吉特认为存在与斯诺登达成特赦协议的可能性,而特赦的条件是斯诺登确保不再继续泄密。“我对这些保证的要求非常高……不只是他声明。”

近些天来,NSA前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的最新一轮爆料,让美国情报界危机进一步恶化。斯诺登最新披露的文件显示,美国一直在监控多位外国领导人的手机和电子邮件,包括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莱吉特同时也承认,对斯诺登赦免在NSA内部仍处于争议之中。

除德国外,被监听的还有包括法国、西班牙在内的多个欧洲重要国家,这让美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外交压力,默克尔强硬表态称美国必须作出解释。

国安局局长亚历山大就反对以任何形式特赦斯诺登。他把斯诺登的行为比作一名劫匪扣押50名人质,射杀10人后说,要求释放其余40人换取特赦。

压力之下,美国政府就此声称,“奥巴马及其助手对这类监听活动并不知情”。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昨日则呼吁,应该对美国情报机构收集盟国政府情报之事进行全面评估。他是最新一位要求彻查美国情报机构的国会要员。

亚历山大认为,特赦协议将给未来可能的泄密者提供不好的先例。

“我们必须在这方面找到正确的平衡,”博纳表示,“很明显,现在平衡被打破了。”

NSA女发言人玛丽·哈夫12月15日也表示,莱吉特表达的是个人观点。“我们的态度没有变化。”这位女发言人表示,“斯诺登正面临非常强烈的指控,他应当回到美国来面对这一切。”

在他发表这番言论之前,NSA上级主管部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主席黛安娜•范斯坦呼吁,对美国情报收集工作展开“彻底评估”,她还猛烈抨击了对“收集友国总统和总理的电话或电子邮件信息”的做法。

此前,斯诺登曾表态若美国赦免他,他愿意回国。但考虑到政府声称斯诺登的泄密给国家安全造成损失,奥巴马是否会提出赦免他还不清楚。

范斯坦表示:“关于NSA收集美国盟友——包括法国、西班牙、墨西哥和德国——领导人情报的行为,让我明确声明一点:我完全反对。”她一直是NSA反恐情报收集计划的有力支持者。但她表示,对于NSA的某些活动,十多年来情报委员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一直调查国安局工作的一个总统顾问委员会15日向总统呈交了报告,包括提议国安局领导由军职人员改为文职人员、国安局收集的电话信息交由第三方组织存档等。

【www.8814.com】随着美国监听欧洲友国领导人的风波愈演愈烈,但前提是斯诺登必须将此前获得的所有文件交还给美国。范斯坦一直被看作是国安局的“铁杆盟友”,她的突然倒戈令情报人员更为愤怒。

白宫说这份报告将于下月公布,届时奥巴马将宣布他采纳和拒绝了哪些建议。此前,奥巴马在各方压力之下已经表态将提议改革国安局以保证这家机构不会侵犯美国民众的隐私。

如果范斯坦决定就此召开听证会,那些主张根本改革NSA运作方式的人士将获得一个大好机会。来自两党的一些议员昨日提出一项新议案,建议采用一些新的方法来监督NSA的监控活动。

一些媒体先前报道,斯诺登窃取大约170万份机密文件。而英国《卫报》报道,现阶段斯诺登已向媒体泄露大约5.8万份文件。

“此刻,人们的立场正从大体上维护NSA,转向联合攻击NSA,”NSA的一位前官员表示,“事情正变得丑陋起来。”

这些泄密掀起了一场针对国家安全局在国内和海外监视权限的国民讨论,并让奥巴马政府在监听外国领导人曝光后,忙于修复与盟友的关系。

www.8814.com 2

推荐阅读:美一个自由组织刊广告称:“谢谢你,斯诺登”

美国国安局局长亚历山大或成奥巴马替罪羊

《时代》年度人物候选出炉:奥巴马、斯诺登入列

情报官员:白宫“确实知情”

棱镜监控项目计划揭秘:年耗资2千万美元监控10类信息

美国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和其它情报机构的专业人员都对政府的说辞感到愤怒,他们认为奥巴马此举是为了撇清关系,避免进一步激怒盟友。但目前在职及已经离职的美国情报机构官员均强调,白宫和国务院都赞成对盟国首脑的电话通讯进行监听。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周二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说,NSA一直在向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官员汇报自己在他国进行的监视活动。而白宫也“有能力知道,而且确实知道”NSA的情报收集活动。

监听活动具体如何开展外界尚不得知,但据情报人员透露,如果一位外国领导人成为了监听的对象,相关的美国大使及国家安全委员会内负责该国的工作人员都会得到定期报告。

情报官员指出,美国监控外国领袖事前必须获得白宫及国务院首肯,并由国务院评估政治风险。任何有用情报均会转交总统反恐顾问与其他白宫官员。美国国家安全局可能不会向奥巴马本人特别报告针对外国领导人手机、电子邮件的监听情况,但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情报界的高级官员肯定完全了解正在开展的行动。

“其它的说法都是荒谬的,”情报官员称,“如果监控外国领导人对白宫来说算得上是新闻的话,那么说明白宫官员根本都没看过简报。

一位前NSA官员指出,今年6月斯诺登泄露的文件刚刚开始传播时,奥巴马就说过“我是这类情报的最终使用者”。

媒体:奥巴马知道自己是总统吗?

“对于NSA所做的,总统本人完全被蒙在鼓里吗?”28日,美联社记者以这样一个问题开启了当天的白宫记者招待会。毫无疑问,自上周默克尔向奥巴马连夜打电话质问以来,美国国内外无数人都想如此发问。白宫发言人卡尼的回答依旧躲闪:“我不会谈论内部讨论的具体细节。”这显然难令人满意。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记者卡尔反问道:“总统本人不知道对一个美国亲密盟友首脑的监听,这可信吗?你觉得说得通吗?”

“政府高级官员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情报人员没有告诉总统有关窃听的事,因为不可能事事告诉他。”美国《华盛顿时报》28日讽刺说,奥巴马正在练勾手投篮所以不能被打扰吗?报道说,难以想象,德国人会相信这种理由,NSA也不期望德国人会相信。这种假话只是说给公众听的。该报称,这是很少会起作用的“蘑菇式处理”。蘑菇喜欢阴暗,所以,种植者把它们放在牛粪下面。这对蘑菇是好事,但对总统却不那么好了。蘑菇日渐长大,而总统在萎缩。“奥巴马的信誉——领导人关系的唯一货币——现在被他自己撕得粉碎”。

美国“政治”网站称,奥巴马28日晚接受ABC
News和Univision旗下的Fusion有线频道采访时表示,他对《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不予评论,因为属于机密信息。报道评论说,奥巴马总统每天都得到各种国内和国际问题的情况介绍,但涉及重大争议事件,他的政府反应常常是相同的:总统本人不知道。报道说,共和党全国委员会28日称,奥巴马是“旁观总统”。号称“美国第一名嘴”的右翼主持人林博28日说道,“如果奥巴马不知道NSA在进行窃听,那是为什么?”他还说:“如果我们今天被要求相信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么我们现在正由白痴统治着。”林博嘲讽说,“我唯一的问题是:奥巴马知道自己是总统吗?至少有人告诉他这个了吧?”

“我们一无所知的总统”,美国“投资人”网站29日如此称呼奥巴马。文章说,这位总统老是最后一个知道他的政府的麻烦,这怎么可能?不论是否好笑,反正声称不知道已成为奥巴马面对丑闻的惯常做法。问题在于,奥巴马拼命避免承担责任,这只会让他显得相当不称职。我们能真正信任一个对自己眼皮底下发生什么一无所知的领导人吗?“美国观察家”则说,如果总统本人都没获知情况或用于政策,那么收集所有这些数据,特别是有关盟友国家的首脑的信息,那有什么意义?

“‘他知道什么,他何时知道’成为围绕奥巴马总统的一个谜。”《印度时报》29日称,美国躲避来自欧洲人的愤怒,以“他不知道”为奥巴马竖起挡箭牌。“俄罗斯之声”28日评论道,“白宫的间谍丑闻欲盖弥彰。”英国《独立报》说,白宫试图以此控制监听危机。

美国《世界新闻日报》29日称,密歇根大学教授科尔猜测,现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幕后是一场战役,NSA和白宫试图将责任往对方身上引。他推测,奥巴马的愤怒是“突然宣布NSA局长亚历山大“退休”的原因。科尔认为,亚历山大泄露消息,让人觉得是奥巴马个人下令窃听默克尔。作为报复,白宫28日泄露了“NSA曾窃听默克尔等35位外国领导人个人电话”的消息。

www.8814.com 3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