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条件是对犯贪污罪和受贿罪的犯罪分子判处死缓同时决定终身监禁,终身监禁被称为终身自由刑

一、终身监禁刑法修正案的规定是什么?
终身监禁刑法修正案的规定是会被判处此类刑罚的主体,一般都是实施了对社会危害性极大的行为,但是又不足以被判处死刑等的刑事,这是由于我国制定任何的处罚的目的,都是为了减少犯罪行为的发生,而不是要处罚任何人。
二、终身监禁 《刑法修正案》在对终身监禁的立法技术上有三个方面的特点:
1、对刑法总则规定的刑罚种类未作修改,不将终身监禁作为新刑种。
2、《刑法修正案规定:“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在这里,也没有将终身监禁列入特大贪贿犯罪的法定刑。
3、在法条表述上体现终身监禁只是一种行刑方式。
《刑法修正案》第四十四条第四款规定:“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这里对终身监禁用的是“决定”而非“判处”,而且将其起始时点规定在死缓期满减为无期徒刑之时,进一步表明立法者并非将终身监禁作为刑罚种类。
终身监禁的特点
1、只适用于严重贪污、受贿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罪犯,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衡量应当适用终身监禁的;
2、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二年,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死刑缓刑执行二年期满的的罪犯,可依法减为无期徒刑;
3、依法被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或假释。
终身监禁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并不是特别的陌生,但实际上在刑法当中他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刑种,而是对于相关罪名的量刑处罚的时候所做出的一些规定,比如说有些犯罪按照法律规定被减为无期徒刑之后,是不能够再进行相关的假释和减刑的。

摘要:
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九),其中对处罚贪污罪增加一款规定:犯贪污、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九),其中对处罚贪污罪增加一款规定:犯贪污、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无期徒刑在中国并非“终身监禁”长江新闻发表文章说,无期徒刑在英美法系国家多称为“life
imprisonment”,常被译为终身监禁。按财产刑、自由刑、生命刑等刑罚种类划分,又常常被称为终身自由刑。在中国,无期徒刑虽然为名义上的终身自由刑,但由于减刑假释等制度的设计,往往并不存在自然生命意义上的终身自由刑。根据刑法规定,在执行期间,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应当减刑。中国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终身自由刑源于《大清新刑律》,1911年清朝颁布《大清新刑律》,终身自由刑作为一个正式的刑种,登上历史舞台,称之为“无期徒刑”。《大清新刑律》规定的刑罚种类从重到轻包括: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拘役、罚金、褫夺公权、没收。在《大清新刑律》中,死刑只适用于20多个罪名,无期徒刑是其中一种主刑。《大清新刑律》同时规定:受徒刑之执行而有悛悔实据者,无期徒刑逾十年后,由监督官申达法部,得许假释出狱。无期徒刑在中国的产生是一个舶来品的过程,其是由日本传入的。可以说,由于对假释制度的吸纳,中国的无期徒刑从产生之初就包含有浓重的教育性功能,并非是真正意上的“终身监禁”。在当下的司法实践中,由于存在“权力寻租”,减刑假释等原本调动罪犯改造的积极性、调控原判刑罚、帮助罪犯回归社会制度设计,日益演变成拥有特权之人逍遥法外的通道。广西阳朔县国土局原局长石宝春被判处10年徒刑,还乘飞机前往山东和四川等地;原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经批准保外就医1年,后连续7年续保。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局原局长王建生服刑4年,先后5次被保外就医;广东省江门市原副市长林崇中因受贿罪,被判10年刑,但就在法庭宣判当日从法院直接回家“保外就医”。刑法“补漏”封死贪官“越狱”之路凡此种种,引起了高层重视。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即强调要“严格规范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程序”。2014年1月21日,中央政法委还下发了《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2014“五号文件”)。据《南方周末》报道,“五号文件”的目标主要指向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等“三类罪犯”,要“坚决杜绝社会反映强烈的‘有权人’、‘有钱人’被判刑后减刑快、假释及暂予监外执行比例高、实际服刑时间偏短等现象”。最高检从当年3月20日起,以“三类罪犯”刑罚变更执行为重点,部署开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专项检察活动”。司法部更是提出了“倒查三年”、逐案复核的举措。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2015年工作报告中称,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一些有权人、有钱人犯罪后“以权赎身”、“提钱出狱”等问题,以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为重点,对正在监管场所服刑的,逐人审查。正在保外就医的,逐人见面、重新体检。2014年监督纠正“减假暂”不当23827人,同比上升42.6%;监督有关部门对2244名暂予监外执行罪犯依法收监执行,其中原厅级以上干部121人;查办违法“减假暂”背后的职务犯罪252人。由此,刑法修正案(九)所增“终身监禁”,可以说是封死了重特大贪污犯的减刑假释“越狱”路。此外,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刑法室副主任臧铁伟在29日全国人大办公厅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对重特大贪污受贿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增加规定了可以终身监禁的措施。应当强调的是,这种措施不是一个新的刑种,它的对象只是针对贪污受贿被判处死缓的犯罪分子在具体执行中的一个特殊的措施。终身监禁在西方多针对暴力犯罪而在多数西方国家,终身监禁是一个独立的刑种。在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往往是仅次于死刑的重刑,在废除死刑的国家,则为最重刑罚。美国相较于其他发达的西方国家,终身监禁的适用较为广泛。在美国终身监禁适用的犯罪不仅有谋杀罪,还涉及毒品犯罪;适用的对象不仅是成年人,也可以是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适用的方式不仅有可以假释的终身监禁,还有不可假释的终身监禁。美国约有33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以及联邦采用没有假释的终身监禁。2005年3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洛普诉西蒙斯(Roperv.Simmons)一案中做出裁决,认为对犯罪时年龄不足18岁者执行死刑属于违宪行为,因此决定取消对这类犯人的死刑。但是,由此以后,作为对未成年罪犯不适用死刑的替代,美国开始大范围对未成年罪犯适用不可假释的终身监禁。目前,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对未成年人实行不可变更的永无假释机会的终身监禁的国家。在德国,终身监禁被称为终身自由刑,在1949年5月23日德国通过《联邦基本法》第102条废除死刑后,终身自由刑就一直以来成为德国刑法中最重的刑种。起初,终身自由刑是不可变更的,直至1981年12月8日德国通过第20部刑法修正案,终身自由刑才成为德国今天的可以变更的能够假释的终身监禁。该修正案第57
条规定:终身自由刑者15年后可以假释。在西方国家,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多针对故意杀人、抢劫或强奸等暴力犯罪,在中国对经济罪犯使用这种刑罚是否过于严苛?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黄京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生命刑比自由刑更加残酷,终身监禁针对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特别是其中本应当判处死刑的人。由此,刑法修正案(九)所增加的终身监禁措施,或可弥补死刑过重而无期徒刑过轻的落差,同时或可推动减少死刑和死刑的废除。

该条件是对犯贪污罪和受贿罪的犯罪分子判处死缓同时决定终身监禁,终身监禁被称为终身自由刑。◎因犯贪污罪或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同时决定终身监禁的犯罪分子,并非在宣告以后就无条件地执行终身监禁,而是要在死缓二年考验期间考察其表现。只有在死缓二年考验期间,“没有故意犯罪”的情形,死缓会被“减为无期徒刑”,此时才具备了刑法第383条第4款规定的执行终身监禁的前提条件。

终身监禁是刑法修正案规定的全新内容,对其理解和适用,是刑法学研究的新课题。笔者在此仅就终身监禁的适用对象、条件和执行方法问题进行探讨。

终身监禁的适用对象和条件

刑法第383条第4款规定:“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刑法第386条规定,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本法第383条的规定处罚。根据上述规定,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判断:终身监禁的适用罪名仅限于贪污罪和受贿罪。终身监禁的刑罚对象是“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罪犯。可见,终身监禁不是单独的刑罚种类,性质上属于死缓的范畴,是死缓适用的一种情形。尽管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在实际的刑罚执行效果上类似于无期徒刑,但终身监禁的性质毕竟不同于无期徒刑,因此,更不能认为终身监禁属于无期徒刑的范畴,不能认为无期徒刑包含了可以减刑、假释的无期徒刑和不能减刑、假释的终身监禁。由于死缓是死刑的执行方式之一,因此,终身监禁的适用前提必然而且只能是依法应当判处死刑的贪污、受贿犯罪分子,同时“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由此才能被判处死缓,进而决定终身监禁。根据刑法第383条第1款第3项规定,贪污罪和受贿罪的死刑适用情节是“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可见,只有犯贪污罪或受贿罪符合以上情节,才有被决定终身监禁的可能性。要求“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并且“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具有决定终身监禁的必要,可谓终身监禁的情节条件。该条件是对犯贪污罪和受贿罪的犯罪分子判处死缓同时决定终身监禁,与死刑立即执行、普通死刑缓期执行这两者的分野。终身监禁的宣判时点应该是被判处死缓之时。刑法第383条第4款明文规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法院可以“同时决定”终身监禁。即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综合考察后认为有必要决定终身监禁的,在判处死缓时就应该“同时决定”,而不是等到死缓二年考验期满后才决定。因为终身监禁本身是死缓适用的一种情形,而不是独立于死缓之外的刑罚措施。

终身监禁的执行

有观点认为,在判处死缓同时决定终身监禁后,不受执行期间表现的影响,罪犯只能被终身监禁。笔者认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刑法第383条第4款明确规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这意味着:其一,死刑缓期执行二年考验期间,不是执行终身监禁,在性质上仍属于死缓的考验期间。其二,只有二年考验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才执行终身监禁。即死缓减为无期徒刑,是执行终身监禁的前提。根据刑法第50条规定,死缓二年考验期满后的法律效果有如下几种,即“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死刑;对于故意犯罪未执行死刑的,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重新计算,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据此,如果罪犯在死缓二年考验期间,“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或者“确有重大立功表现”的,死缓会分别被改为“核准后执行死刑”或者“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而不是无期徒刑。此时,被决定终身监禁的犯罪分子就失去了执行终身监禁的前提条件。只有在死缓二年考验期间,“没有故意犯罪”的情形,死缓会被“减为无期徒刑”,此时才具备了执行终身监禁的前提条件。可见,终身监禁并没有改变刑法第50条规定的死缓考验期满后的法律后果。只不过按照刑法修正案之前的规定,死缓罪犯“减为无期徒刑”后,还能够根据服刑表现去减刑、假释;而刑法修正案施行后,对于被判处死缓的构成贪污罪和受贿罪的罪犯,在死缓“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就“不得减刑、假释”。所以,刑法修正前后只是在能否减刑、假释这一执行方法上有差异,在死缓“减为无期徒刑”的执行前提条件上仍是相同的。如果按照终身监禁的执行不必考虑死缓二年考验期间的表现,无条件地执行终身监禁的观点,那么,死缓二年考验期间的刑法规定就变得毫无意义。而且,刑法修正案的相关规定只有表述为“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后,终身监禁”,才符合前述观点的解释。但是,刑法修正案并没有这样表述。根据以上分析,因犯贪污罪或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同时决定终身监禁的犯罪分子,并非在宣告以后就无条件地执行终身监禁,而是要根据死缓二年考验期间的表现来决定。判处死缓同时决定终身监禁的,完全可能因为二年考验期间的表现情况而改为“核准后执行死刑”或者“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这时就不具备执行终身监禁的前提条件,当然不能执行终身监禁。这不存在动摇判决权威的问题,而是遵守罪刑法定原则的当然结论。

即使被决定终身监禁的犯罪分子在死缓减为无期徒刑,要执行终身监禁以后,也完全可能在终身监禁的执行期间,由于又犯应当判处死刑的新罪,而在随后由于新罪的死刑,被执行死刑或在新的死缓二年考验期间符合相应条件而被核准执行死刑。那么,新罪的死刑执行在事实上就终结了原定终身监禁的执行。当然,如果终身监禁的执行期间,行为人又犯只能判处无期徒刑及以下刑罚的新罪,仍然必须对新罪依法提起公诉和审判,宣告刑罚后根据吸收原则,执行原定的终身监禁。所以,只有在不犯新罪的情况下,才可以说原定的终身监禁不考虑执行期间的表现,犯罪分子被无条件地无期监禁。

综上所述,终身监禁的适用对象和条件有严格限制,终身监禁并非不考虑死缓二年考验期间和执行期间的表现而被无条件地无期监禁。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讲师、刑法学博士)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