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14.com】窥探结盟即美利坚同盟国、United Kingdom、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这一新闻联盟能够阻挡短波通信、卫星能量信号、光导纤维通讯、互连网音信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1月25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斯诺登最新公布的一份机密文件显示,新加坡和韩国是美国主导的“五眼”(Five
Eyes)间谍联盟在亚洲的伙伴国,在协助美国和澳大利亚在亚洲铺设海底通讯电缆一事上立下“汗马功劳”。

www.8814.com 1

根据斯诺登爆料,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加拿大政府通信安全局、澳大利亚国防通讯局和新西兰政府通信安全局组成的“五只眼”情报共享联盟可通过“梯队”嗅探装置拦截电子邮件和电子文档,还能监控网民对网络的浏览情况。“梯队”项目有一套“词典”,如果有信息与其“词典”中的关键词或敏感地址吻合,就会对其进行进一步分析。据爆料,“五只眼”在全球各地修建了情报站,如美国华盛顿的雅吉瓦训练中心情报站,澳大利亚西部的国防卫星通信站、松树谷情报站,英国约克郡的曼威斯山情报站、布德情报站,以及日本的三泽空军基地情报站等。
欧洲议会成立专门委员会进行调查提交的报告说,“五只眼”可以对依赖各种介质的通信进行拦截。调查人员评论说:这一情报联盟能够拦截短波通讯、卫星信号、光纤通信、互联网信息,全球的电话、传真和互联网通信等,都处于“五只眼”的观察之下。“如果在合适的地方建设监听站,理论上可以拦截通过卫星传递的所有电话、传真和信息传输信号。”五只眼严密第监视着世界各个角落,我们就在其眼皮底下。但相关国家对斯诺登的爆料不大以为然,还都在贼喊捉贼。
《卫报》报道,二战时期,美英为了破译日德的海军密码而展开情报合作。1943年,两国签订战时分享情报的秘密协议。1946年,战争结束,英美为了延续情报合作,进一步签署了《英美通信协议》。1947年,美英打算针对社会主义阵营建立“全球监控网络“,于是想到拉拢同为英联邦国家并且同说一种语言的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入伙。1948年,加拿大签署协定。1956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入伙。这样,被称为“五只眼”的情报共享联盟就成立了,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加拿大政府通信安全局、澳大利亚国防通讯局和新西兰政府通信安全局组成,主要负责拦截、分析全球通信信号和内容。最初澳大利亚历任总理都不清楚有这样一个协议存在,直到澳情报机构加入联盟17年之后,才向政府首脑汇报。据路透社此前报道,当初这份协议的机密程度极高,情报机构“一般人都不告诉”。最初澳大利亚历任总理都不清楚有这样一个协议存在,直到澳情报机构加入联盟17年之后,才向政府首脑汇报。从地图上看,这五个国家分布在南北半球和两个大洋,只要其技术水平能够达到,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拦截全球通信信号,监控各国信息往来。
60年代地球同步卫星出现,“五只眼”开始在全球各地修建大型卫星接收器和分析设备。随着光纤技术的发展,通信卫星的作用被淡化,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绝大多数的通信已经不再依赖卫星,而是通过光纤进行。“五只眼”在这种环境下转变了策略,开始在全球光缆上“做手脚”,窃取通信数据包。“五只眼”在互联网数据交换站附近安装情报采集系统,拦截过往信号。
分析师认为,情报圈是一个复杂、庞大的利益集团,拥有监听技术却不受相关法律的限制,正如一个“潘多拉魔盒”,很容易就被利用。在“五只眼”的注视下,全球普通民众的生活隐私必然受到侵犯。这套系统并不像它的使用者声称的那样高尚,而是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丑陋一面。记者邓肯·坎贝尔和新西兰记者尼克·海格尔在一份联合采写的报道中指出,“五只眼”在很大程度上不仅仅是一个安全工具,还从事窃密行为,而且涉及西方国家法律明令禁止的商业机密。例如,德国爱康那公司研发的无齿轮风力涡轮机技术和比利时一家企业研发的语音识别技术都在还没有公开发布前就被“五只眼”窃取了全部技术细节,并予以利用。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也曝料称,欧洲大型航空器制造商空中客车在1994年时试图向沙特阿拉伯政府售卖空客客机,但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合同即将达成的最后时刻曝出了空客行贿沙特官员的消息,导致空客声望大跌并损失了60亿美元的资金。
《中国新闻周刊》2013年7月(2013第26期/总620期)刊登了西班牙前外交部长,前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安娜·帕拉西奥(AnaPalacio)写的文章《斯诺登效应》。斯诺登不断泄露保密情报,激起了关于隐私和国际法的激烈争论。克里姆林宫处理斯诺登事件的手法,彰显了美俄关系的紧张状态,这一回,作为合法性人权捍卫者的是俄罗斯。这导致美俄双方众多的支持者重新回到了冷战思维。掉入这一陷阱的美国,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提供了用不尽的素材,使之赢得政治闪光点并巩固其国内地位。斯诺登事件还给人这样一种感觉,就是美国外交缺少拉美战略愿景,正在失去拉美的支持。但美国对此不以为然。文章引述奥巴马的话说,“在欧洲各国的首都,肯定都有这样的人,他们即使不想知道我早餐吃了什么,至少也很有兴趣知道我在与他们的领导人会面后说了哪些要点。”澳大利亚新快网2013年10月31日报道,斯诺登最近泄露的一些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机密文件显示,美国国防通讯处“在澳大利亚多个外交机构”运行了代号为“特等舱”的程序的情报收集系统。213年11月1日的《澳洲新快网》报道,澳大利亚驻印尼大使馆是搜集东南亚各国情报的中心站,情报来自中国、泰国、越南等国,内容涉及政治、外交、经济等方面。印尼外长在澳大利亚访问期间向澳外长提出质疑,称印尼不会接受目前的状态。澳大利亚前情报官、墨尔本大学教授巴顿称:澳大利亚以前帮助中国建造在坎帕拉的大使馆时,在里面埋设了窃听器材帮助美国获得情报。巴顿承认,澳大利亚在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内,曾经安装过窃听设备。澳情报专家德斯·保尔说,现在通讯窃听行为如此普遍,很多位于堪培拉的外国大使馆数十年以来也一直在监听和监视澳大利亚政府。

美国攥住

作者| 科罗廖夫

跨太平洋通讯命脉

来源| 科罗廖夫的军事客厅

24日晚,荷兰《新鹿特丹商报》登载了一张美国国安局的绝密地图,地图上清楚标明美国及其“五眼”间谍联盟伙伴国在世界各地铺设了20处高速光纤电缆。至于其信息拦截行动,则需寻求电缆所在地的政府和通讯公司提供“隐蔽的、偷偷摸摸的”帮助。

在西方世界,有一个特别神秘的机构,叫做五眼联盟。1946年3月5日,为了共同对抗以苏联为首的华约组织,美英两国签订了《美英防卫协定》,协定确定了美国和英国共同搜集、分享苏联以及其他华约国家的通信情报,从而开启了两国的“铁杆盟友”之路。

【www.8814.com】窥探结盟即美利坚同盟国、United Kingdom、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这一新闻联盟能够阻挡短波通信、卫星能量信号、光导纤维通讯、互连网音信。根据斯诺登此前披露的文件,“五眼”间谍联盟即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而海底电缆拦截信息行动是“五眼”间谍联盟构建的全球监听网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张地图显示,通过在该国西海岸、夏威夷岛和关岛设立拦截设施、窃听太平洋底所有通讯电缆,以及连接澳大利亚和日本的电缆,美国已把跨太平洋的通讯渠道牢牢攥在手中。

众所周知,美国的情报网络如中央情报局在世界范围内是最为顶尖的,像是英国的军情五处等组织的情报能力也居于世界前列。而对此英美等国仍然感到不满意,在“强强联手”下建立起了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情报联盟,即“五眼联盟”。

新韩卷入

图片:一份被揭露的美国国安局情报获取资料图

拦截海底电缆信息

五眼联盟,缩写为FVEY,是在英美协定下组成的国际情报分享团体,而所有的成员主要语言都是英语,成员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可以说这五国的关系经由该组织连结,已经超越了北约的军事同盟。

与此同时,该地图还证实,作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通信枢纽之一,新加坡也被美国收归麾下,成为与“五眼”间谍联盟紧密合作的“第三方”。

www.8814.com,五眼联盟的成立可以追溯到上世纪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各大同盟国发布的《大西洋宪章》,宪章为战后的世界秩序制订了详尽的方案。联盟正式确立是在1948年,在冷战时期,该联盟主要基于ECHELON监视系统,来监视中、苏、东欧等国的信号情报。同时该联盟也广泛插手世界上各个主要热点地区,最主要是联合起来推翻反对者。

今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电子间谍机构国防信号局(DSD)与新加坡情报机构展开合作,共同窃听SEA-ME-WE-3电缆。

五眼联盟最早建立起来是为了监视苏联阵营,但是随着冷战以苏联解体告终,五眼联盟现在已经成为了监视全球数十亿人私人通信的国际组织,当然对于他们而言是合法的,而对于对侵犯隐私的人而言,这是难以忍受的,并涉嫌犯罪。

澳大利亚情报专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德斯·波尔认为,新加坡的信号情报能力“可能是南亚地区最为先进的”。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过去15年里,有权获取经由SEA-ME-WE-3电缆传输的通讯信息成为两国情报及国防关系日趋密切重要推动因素,而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是其主要监听目标。

五眼联盟在世界范围内并不受欢迎,在20世纪90年代该组织的存在首次向公众披露时,欧洲地区一度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对浪潮,但最后还是以不了了之收场。自从2001年投入世界反恐战争行动以来,五眼联盟在一步一步地扩展其监视能力,而监视重心也从通话和信件转移到了互联网上。

除新加坡外,韩国成为“五眼”间谍联盟设在亚洲的另外一个重要信息拦截据点。借由铺设在太平洋港口城市釜山附近海域的海底电缆,“五眼”间谍联盟可获取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等地的外部通讯信息。(据中国日报网)

在2013年斯诺登事件曝光时,斯诺登把这个事情揭开了。前美国国家安全局雇员斯诺登提供的多项机密文件,曝光了五眼联盟的全球监控版图,一直监听的对象有:各类重要国际会议、联合国等重要的国籍性组织、35国的数千位首脑和政要人员。除了监听还组织黑客入侵全球5万多个网络电脑,并植入恶意软件。

推荐阅读:

斯诺登将五眼联盟称之为:超越国家的情报机构,从来不遵循各国法律的肮脏之处,根据斯诺登2013年对外披露的文件显示,由于英美五国有着相关法律,以规避对本国公民进行监视,所以这项任务就落到了五眼联盟头上,通过互相监视以及情报交换,每个国家都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相关隐私保障法律,几乎形同虚设。

美国全球80个监听点 亚洲中国城市榜上有名

后来,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三个英联邦国家也被吸纳进《情报协定》,五眼联盟正式成立,美英加澳新五个国家共同签署了间谍网络协议,旨在使这五个英语国家联盟间进行情报分享,联合拦截敌国情报。

美国安局被曝盗雅虎、谷歌数据 棱镜没完又现肌肉

五眼联盟最根本的职能,是对全球进行监控。五眼联盟的整个机制运作了很多年,极端保密,秘密到什么程度呢,签订联盟国家的政府可能都不知情,因为五眼联盟更多的是机构间合作,从二战时一直延续到冷战结束,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澳大利亚总理首次知道五眼联盟的时候,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下面列举五眼联盟各国参与监视和情报收集的部分已知组织,相信很多你都可能有所听闻:

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国防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美国国安局

英国:英国国防情报局、政府通信总部、军情五处、军情六处

加拿大:加武装部队情报司令部、通信安全局、安全情报局

新西兰:国防情报安全局、政府通讯安全局、新西兰安全情报局

澳大利亚:澳秘密情报局、澳信号安全局、澳安全情报局、澳地理空间情报局、国防情报局

2018年8月,五眼联盟成员国的部长级会议在澳大利亚举行。

可以说,五眼联盟的五国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来完善一个遍及世界任何角落的恢弘情报网络,无论是中美洲的热带雨林还是中东的沙漠深处,任何可能威胁美英等国安全的行为都会被侦察到。

美国深知“人多口杂”的道理,所以在五眼联盟成立至今,其他国家在试图加入该组织,都会受到百般阻挠,即使是美国的战略盟友。2009年,法国就差点让“五眼”成为“六眼”,在法国咬牙接受一大堆苛刻条件后,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仍然不同意法国加入;2013年德国试图加入五眼联盟,但是拖延至今仍未有下文。

五眼联盟监视名单上,熟悉的名字数都数不完:卓别林、南非已故总统曼德拉、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著名披头士乐队主唱约翰列侬、以色列前总理艾胡德奥尔默特、英国已故王妃戴安娜等等。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德国现任总理安吉拉默克尔,自从2005年起,默克尔的手机就一直在被五眼联盟所监视,这也是五眼联盟的STATEROOM“特等舱”监视计划的一部分。好在德国没有加入五眼联盟,不然默克尔要是知道身为成员,却曾经还受到过“头等舱”服务,那还不要气死。

科罗廖夫的军事客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