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14.com违背合同义务担负中职分人的精选是饱受一定的约束的,对于自然债务在当事人违背规定后发生公约施行不可能时

一、不适用合同的继续履行的几种情形
并不是什么情况下都可以继续履行,对于非金钱债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能采取继续履行的方式:
1、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履行。比如已属破产财产的债权,已过诉讼时效的债务,特定的标的物已经毁损、灭失的。这些都表明已不能继续履行。
2、债务的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比如基于人身信赖关系产生的合同和提供服务的合同,包括委托、合伙、雇佣等基于信任关系的合同,以及表演等依赖于当事人的特殊技能的合同。
3、履行费用过高。即在经济上不合理,履行将导致与所获利益不平衡,或需耗费大量时间。比如船已沉没,如果打涝则拆船合同的履行费用过高,得不偿失。
4、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要求履行。
在这几种情况下,当事人只能采取解除合同并要求违约方赔偿损失的方法予以补救。
二、继续履行的适用条件是什么
依据合同法规定,继续履行的适用除有违约行为外,还应具备以下条件:
1、继续履行必须可能。继续履行是按合同约定的标的履行,只有在合同有继续履行的可能时,违约方才能承担继续履行的责任。在某些情况下,法律并不要求违约方负继续履行责任,而只要求违约方承担违约金和损害赔偿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按法律规定确定责任而不适用继续履行。实际履行与特别法相冲突时,也不适用继续履行。对于自然债务在当事人违约后发生合同履行不能时,因违约方已经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也不能让违约方承担继续履行的责任,只能采取其他补救措施。
2、继续履行存在必要。由于继续履行只是违约的一种补救措施,而不是惩罚性措施,债权人是否要求违约方继续履行以及违约方应否继续履行都应考虑其经济合理性。依据合同法规定,继续履行是否必要是以履行费用
曜祭磁卸系模继续履行费用过高,势必破坏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就不能适用继续履行的责任形式。
3、债务标的适于强制履行。只有在合同约定的标的适于强制履行时,才宜于追究违约方继续履行的责任。如果当事人约定的合同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的,如委托合同等因相信对方的特殊技能、业务水平、道德品格而订立的合同,因其严格的人身性质,实际履行有悖于合同的性质,因而不得适用继续履行。对于提供劳务的合同,也不得以履行合同债务为由强令债务人提供劳务。
4、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请求继续履行。是否要求债务人承担继续履行责任是债权人的一项权利,他人不能强迫。但债权人要求违约方继续履行应当在合理的期限内提出,否则,债权人即丧失请求违约方继续履行合同的权利。合同法将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要求履行,作为继续履行的除外条件加以规定,主要是为了促使债权人及时行使继续履行的权利,以稳定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保护违约方的利益。
我们发现,在合同一方存在违约行为的时候,另一方可以要求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也可能会要求继续履行合同。不过此时需要特别注意,针对非金钱债务,若存在上述几种情形之一的,那么就会导致无法继续履行下去,这种情况下若还要要求继续履行,显然就是不合理的。

一、问题的提出
合同是私法自治的工具,合同法的目的便在于实现由允诺产生的合理预期。[1]一个有效
的合同在当事人之间有相当于法律的效力,法律通过赋予合同以效力,来促进当事人订立合同的目的的达成。合同应当信守,当事人不履行或不适当履行合同,即应承担违约责任,这正是合同效力的体现。违约应承担责任的规则,一方面可促使当事人主动积极地履行合同,另一方面在其不履行合同时,也可为守约方提供救济,以补偿其损失。
根据现行《合同法》的规定,违约责任的形式主要有:继续履行、赔偿损失、采取补救措施、违约金责任和定金责任等。[2]当一方当事人违约时,在上述数种违约责任中,应如何确定违约方应承担的责任,须遵循什么样的规则,各责任形式之间是否可以并存,其判断标准是什么?这些便是下面所欲讨论的问题。
二、承担的规则:权利人选择主义及其限制
违约的法律效果,就违约方而言为违约责任的发生,而就守约方而言则为救济权的取得。一方违约,损害了对方的债权,法律为守约方提供救济,即赋予其救济权。与几种违约责任形式相对应,守约方的救济权包括:继续履行请求权、损害赔偿请求权、采取补救措施请求权、违约金支付请求权及定金返还请求权。违约行为发生后,违约方应承担何种责任,应由作为权利人的守约方来确定。权利内含对权利本身的处分权,行使或不行使权利是权利人的自由,作为权利人的守约方可以选择行使何种救济权,从而确定违约方的责任。
同时,在违约法律关系中,守约方为法律所欲保护的一方,对守约方最为有力的保护方式,即为赋予其选择的权利,由守约方根据个案的实际及自身的利益状况,决定让违约方承担何种责任,这也是实现立法目的的有效方式。
但是,违约责任承担中权利人的选择是受到一定的限制的,这主要发生在守约方同时主张违约方承担数种违约责任时,同时也会发生在某种单一责任形式的选择上。此种限制主要是基于公平及效益的考虑。违约责任的功能主要在于守约方损失的补偿,不具有惩罚的性质,这是公认的原理,如果守约方可以任意的要求数种违约责任形式的并用,会导致守约方获得的利益远高于其因违约而产生的损失,这有违违约责任的补偿性,将导致双方利益的失衡。所以,当两种责任形式并用将导致守约方获得的赔偿远高于其损失时,法律即应加以限制,避免不公平的结果发生。此外,法律还可能基于效益的考虑来对守约方的选择权加以限制。当让违约方承担某种违约责任成本过高,与该责任的承担给守约方带来的利益明显不成比例时,法律也会限制守约方对该种违约责任的选择。
三、规则的具体运用 违约金与其他责任形式
违约金为当事人违约损害赔偿之预定,[3]在当事人约定了违约金的情况下,其在对方违约时当然可以请求支付违约金,但在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时,法院可以基于公平原则而加以适当减少。而守约方是否可以在请求支付违约金的同时,请求违约方承担其他违约责任,则需具体讨论。
1.违约金与继续履行之间,守约方一般只能择一而提出请求。如果守约方在请求继续履行的同时,可以请求支付违约金,则可能使守约方获得过分的利益,有违公平。在违约方被判令继续履行了的情况下,对守约方而言,仅是对方履行的时间推迟了,这导致的守约方损失一般不会达到预定的违约金的数额。此时守约方在选择继续履行后,可进一步请求违约方赔偿因迟延履行而导致的损失,这样方可维持当事人间的利益平衡。但是,如果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是针对迟延履行而设的,则守约方可同时请求支付违约金和继续履行。[4]不过,此时违约金是否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判断,即应基于违约金与迟延履行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的比较而作出。
2.违约金与赔偿损失可以并存,当违约方违约导致守约方的损失大于约定的违约金时,守约方在请求支付违约金之外,还可要求对未得到补偿的损失予以赔偿,这是违约责任补偿性的体现。
3.违约金与定金不可并用,当事人只可择一行使权利。对此,《合同法》第116条有明确的规定。该规定是基于公平的考虑,防止守约方获得过分的利益。
4.违约金与补救措施也不可并用,这同样是基于公平的考虑,因为在违约方采取补救措施以后,守约方的损失可能明显低于约定的违约金的数额。
继续履行与赔偿损失
英美法系中,违约责任以损害赔偿为原则,继续履行最早是作为衡平法救济手段而加以适用的,只有在损害赔偿不能达到足够的救济时,才可能适用继续履行。[5]大陆法系则认为,履行是实现当事人订立合同目的的最有效措施,因而,为维护守约方的利益,应赋予守约方请求继续履行的权利。这样,继续履行便作为一个原则而加以确立了,但该原则也有例外。
我国合同法采大陆法系的模式,允许守约方在继续履行与赔偿损失等之间作出选择,其可以选择继续履行,并在对方继续履行之后,如果仍有损失发生时,同时请求赔偿损失。也可以仅选择赔偿损失。但是,守约方对继续履行责任的选择受到一定的限制,该限制主要是基于效益的考虑。《合同法》第110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钱债务或者履行非金钱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债务的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或者履行费用过高;债权人在合理的时间内未要求履行。”这里,在出现法律上或事实上的履行不能时,当然不可能再请求继续履行;债权人在合理的期限内未要求继续履行的,对方会相信其不会再要求履行,从而产生需保护的合理信赖,保护的方式便是拒绝守约方的继续履行的请求。而债务的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或者履行费用过高时,排除继续履行责任的适用,除为了避免损害基本人权之外,主要是考虑经济上的合理性。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中,包括监督履行的成本过高的类型,而履行费用过高则直接成为排除继续履行请求权的理由。
赔偿损失与补救措施、定金与赔偿损失及补救措施、继续履行与定金及补救措施
赔偿损失与补救措施可以并存,在违约方采取补救措施之后,守约方仍有损失的,守约方当然可以请求赔偿损失。定金与赔偿损失不可以并存,二者并存将导致守约方获得过多利益。违约方不完全履行合同时,守约方可以按照未履行部分所占合同约定内容的比例适用定金罚则,[6]但此时仍不可同时请求赔偿损失。定金与补救措施之间同样也不可并存。继续履行与赔偿损失可以并存,当违约方应守约方请求继续履行合同后,如果守约方仍有损失发生,则守约方可请求赔偿损失。继续履行与定金也不可以同时适用,因为定金的数额可能明显高于继续履行后守约方仍受到的损失。
此外,在各种补救措施之间,守约方可以选择,但也受有限制,《合同法》第111条规定:“……受损害方根据标的的性质及损害的大小,可以合理选择要求对方承担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金或者报酬等违约责任。”这里,对当事人选择的合理性要求,实际上体现了对当事人选择的司法控制,法官在对当事人的选择进行控制时,主要也是基于公平及效益的考虑。
四、结论
当事人违反合同约定,即应承担违约责任。在具体的个案中,违约方承担何种形式的违约责任,这应由作为权利人的守约方来确定。守约方可以在合同法确定的各种违约责任形式中,选择确定违约方的具体责任方式。但是守约方的选择受到公平与效益原则的限制,法院可据此对守约方的选择施加司法控制,以维护当事人利益的平衡。
注释: [1]
参见[美]科宾着:《科宾论合同》,王卫国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版,第1页。
[2]www.8814.com违背合同义务担负中职分人的精选是饱受一定的约束的,对于自然债务在当事人违背规定后发生公约施行不可能时。 参见《合同法》第107条、111条、113条、114条、115条的规定。 [3]
参见孔祥俊着:《合同法教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479页。
[4]
《合同法》第114条规定:“当事人就迟延履行约定违约金的,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后还应当履行债务。”按照该条的反面解释,则可认为在非为迟延履行约定违约金的场合,守约方不可同时请求支付违约金和继续履行。
[5] Donald Harris、dennis Tallon, Contract Law Today , Clarenden
Press Oxford,1991,P250. [6]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0条的规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