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可以在俄罗斯作证,愿意协助德国调查美国窃听默克尔手机的事件

图片 1

斯诺登可以在俄罗斯作证,愿意协助德国调查美国窃听默克尔手机的事件。摘要:
白宫和国会参众情报委员会领导人星期天都拒绝前国家安全局合同工斯诺登希望宽大处理的要求。美国中文网报道:白宫和国会领导人星期天都拒绝前国家安全局合同工斯诺登希望宽大处理的要求。俄罗斯电视24台9月拍摄的斯诺登画面。(美联社转发)据美联社报道,白宫顾问普菲费(Dan
Pfeiffer)星期天面临是否会对斯诺登宽容的问题说,“斯诺登违反了美国法律。……他应当回到美国,面对法律。”斯诺登已经得到俄罗斯的政治庇护。斯诺登星期五会晤德国政治家的时候,在一封信中提出宽大处理的请求。斯诺登在只有一页的信中针对向媒体泄漏国家安全局机密信息的问题说,“讲出真相不是犯罪。”斯诺登揭露美国监听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等盟国领导人,导致盟友呼吁美国停止那种间谍活动,也敦促国会监管监听法并遏制国安局的权力。但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说,如果斯诺登真是一个“吹口哨者”,就应当向该委员会报告。但他并没有那么做,因此对国家造成很大伤害,范士丹强调,她认为不应当对他宽大。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格斯(Mike
Rogers)声称宽恕斯诺登是个“可怕的设想。”他还说,斯诺登曝光的信息已经引起三个恐怖组织改变通信方式。两名议员还都强调,总统奥巴马之前并不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电话被监听。此前新华网引用俄罗斯媒体2日报道说,若美国“棱镜”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愿意,他与德国有关部门就协助调查监听事件的合作将不会受到俄方阻挠。德国绿党议员施特勒贝勒与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10月31日在莫斯科会面。(中国之声图)俄《生意人报》当天援引俄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的话说,俄方不允许斯诺登损害美国的利益,这是他对俄总统普京的允诺。“但是,他现在在俄罗斯境内,通过法律手段获得了临时避难许可,因此,无论他希望见谁,我们都无权阻挠,”佩斯科夫说。德国《明镜》周刊官网10月26日报道,美国可能自2002年起就开始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手机。德国已要求美国就此事给予全面澄清。德国联邦议院议员汉斯-克里斯蒂安·施特勒贝勒11月1日公开了他10月31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与斯诺登会面的情况。他说,斯诺登向他表示,如果德方能为他提供安全保障,他愿前往德国协助调查默克尔手机可能被美国情报机构监听一事。但施特勒贝勒同时表示,斯诺登的律师说,斯诺登现在不能作为证人去德国,因为俄罗斯避难机构只能为他在俄境内避难提供安全保障,一旦他离开俄罗斯,将不能再返回。议员施特勒贝勒与员斯诺登在莫斯科会面另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香饽饽”是外界对斯诺登的昵称,而“定时炸弹”则是美国给斯诺登的一个标记。此刻,持续发酵的“监听门”又有一枚炸弹扔向美国。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当地时间10月31日,德国一名国会议员在莫斯科与斯诺登举行了三个多小时的会面。斯诺登主动表示,愿意协助德国调查美国窃听默克尔手机的事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德国记者郑安介绍了相关情况。德国绿党议员斯特勒贝勒这次与斯诺登的会面在严格保密情况下进行,所有的情况媒体都是通过1号的新闻发布会得知的。据斯特勒贝勒介绍,他与斯诺登就指证美国是否监听默克尔手机通讯等议题上达成了一定共识,并带回了斯诺登给德国联邦政府及联邦议会的一封署名信。斯诺登在信中表示,他曾亲历美国政府肆意践踏公民的隐私,愿意对指证这一事件作出贡献。他还说,在条件成熟能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他不排除去德国参与司法指证的可能。但是据了解,要想去德国就需要德国或其他欧盟国家的政府向斯诺登提供欧盟拘留许可。因为根据俄罗斯法律,斯诺登目前的难民身份不能出俄罗斯国境,如果出境去德国作司法指证,那么斯诺登将无法返回俄罗斯,所以斯特勒贝勒还解释说,斯诺登原则上同意在莫斯科作司法指证,而这对德国法律来说是可行的,这样万一德国政府不颁发通行许可,斯诺登也可以作证,并完成相关的司法程序。德国是美国的西方盟友,但现在德国受到监控的情况最严重,现在对于斯诺登的表态,德国政府发言人赛博特表示,政府对绿党议员与斯诺登的秘密会面表示不知情,拘留许可的颁发应该咨询德国司法部门。德国内政部部长弗里德里希则表示,只要斯诺登愿意,德国内政部愿意利用一切机会与斯诺登进行深入对话。而即将与默克尔组阁的社民党高层奥弗曼则表示,他对斯诺登来德国参与司法听证表示欢迎,但是这样做的前提是不应该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也不应该损害德国和美国的关系。相比绿党议员,德国媒体则显得更加实际,德国媒体报道说,目前没有任何德国政府机构出来明确表示,会向斯诺登提供合法的欧盟拘留身份,同时不少德国网友则在网上忠告斯诺登不要“太傻太天真”,千万不要来德国参与司法指证,因为只要一出俄罗斯,斯诺登就差不多等着被遣返回美国了。

摘要:
  德国政府目前正为是否邀请斯诺登前往该国为调查美国情报机构窃听事件作证感到麻烦。斯诺登本人却表示,愿无条件前往。《南德意志报》12日报道说,该报获取了斯诺登律师致德国“NSA(美国国家安全局)调查委员会”的一封信。
…  德国政府目前正为是否邀请斯诺登前往该国为调查美国情报机构窃听事件作证感到麻烦。斯诺登本人却表示,愿无条件前往。  中新社引用《南德意志报》12日报道说,该报获取了斯诺登律师致德国“NSA(美国国家安全局)调查委员会”的一封信。斯诺登在信中称:“我愿意在调查委员会作证,此事不捆绑任何条件”。该律师并表示,在国会的听证应该由斯诺登本人前往柏林参与,而不是通过视频转播。  名为卡雷克的律师对调查委员会表示,斯诺登证词的内容以及他是否提供详细证词,当然也和证词将会产生的后果有关。  不过,卡雷克认为,斯诺登能公开的资料都已经公开,在国会作证也不可能提供更多新的资料。斯诺登曾在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上通过视频发表了讲话,但这两个机构却没有将斯诺登作为证人提问。  欧洲议会仅书面向斯诺登提出了一些普遍性的问题。欧盟理事会听取了斯诺登半小时报告,之后有15分钟问答时间。但在德国国会作证情况有所不同。由于涉及的范围较广,斯诺登需要做大量准备,发言及问答也不可能在几分钟之内结束,需要其本人到场。  目前在俄罗斯享受政治避难的斯诺登的居留权截止到今年7月。在向斯诺登发放避难权时,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将不能继续损害美国作为条件。无论内容如何,斯诺登在德国的作证至少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  从去年夏天起,美国就对斯诺登发出了全球通缉令。如果斯诺登不顾后果前往德国,被美国引渡的可能性非常大。  美国安全机构目前宣称,斯诺登只是一名普通的电脑专家,对NSA的工作流程根本不了解。对此卡雷克律师说,斯诺登在美国安全机构曾经的岗位很重要,他本人参与了大量监听措施的实施以及指导工作。德《明镜》爆美国安局存有300份涉默克尔秘密文件
《明镜》在线29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处存有300份涉及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秘密文件,这些文件存储于NSA为其它国家政府首脑建立的一个特别信息库中。  经过分析斯诺登提供的资料后,《明镜》发现,默克尔的名字出现在一份“高位置目标”名单中。NSA在2009年开始搜集122位各国首脑的信息,并列举了其中12人作为范例,默克尔名列其中。  《明镜》称,上述名单包括马来西亚前总理、秘鲁前总统、索马里、哥伦比亚、白俄罗斯等国家的领导人。名单最后一名是当时还是乌克兰总理的季莫申科。名单顺序按个人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排列。安吉拉·默克尔位于字母A之下,排名第9位。“榜上有名”的还有马里及叙利亚总统。  NSA描述,该信息库的作用是“发现目标人物通常难于搜集到的信息”。  去年10月,也是《明镜》周刊首先披露,NSA不仅搜集普通德国民众的信息,而且也长期窃听默克尔总理的通讯往来。上述资料证明,NSA还对默克尔从事更加细致的间谍活动。  德国联邦检察官目前正在分析已知NSA的对德窃听行动,以便决定是否对其展开调查。《明镜》认为,新发现的这个特别信息库直接为联邦检察官提供了证据。  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宣布将限制NSA的窃听行动,表示未来通讯信息将由电讯供应商存储,并且信息的储存时间不超过18个月。只有在司法机构作出决定的情况下,安全机构才允许对这些信息进行搜索。德国舆论对此普遍表示怀疑。

斯诺登发表公开声明号召民众示威反对美监听

中新网11月1日电
据外电报道,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的律师1日称,斯诺登不会离开俄罗斯前往德国就监听案作证,但是他可以在俄罗斯境内作证。

律师库齐利纳称,斯诺登不会去德国,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没有权力跨越俄罗斯边境。但是他说,在国际协定的框架内,斯诺登可以在俄罗斯作证,但是这要由德国当局决定。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美国国安局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进行了监听。德国方面计划邀请斯诺登作为默克尔监听案的证人。

斯诺登1日在莫斯科与德国议员施特勒贝勒进行了会面,请后者向德国联邦政府、联邦议院和联邦总检察院转交一封信。信函内容将于当地时间1日公布。

施特勒贝勒与斯诺登主要讨论了在德调查美国情报部门在德情报活动(包括监听默克尔)时,斯诺登作证的条件。该议员向斯诺登讲述了前往德国而不被移交美国的现实可能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