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14.com】顾念和惦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二〇一八年5月三十日是第四个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

古特雷斯在发言中表示,恐怖主义是当今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之一,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严重威胁,任何国家都无法置身事外。公众应当倾听受害者的声音,向他们提供经济、法律、医疗和社会心理支持等方面的长期援助。他说,帮助受害者也是打击恐怖主义的一个有效手段。

哈桑:“我叫哈桑·瓦哈卜·阿拉吉。我来自伊拉克,一个经历过恐怖的国家。我和其他伊拉克人一样,在这些可怕的袭击中失去了许多朋友和亲戚,这些袭击摧毁了整个城市无数的生命。对我来说,最具毁灭性的损失是我最好的朋友穆罕默德被伊拉克基地组织成员绑架并杀害。他的尸体在街上的垃圾堆中被发现,头部中弹三次,双手仍被捆绑。我的表弟赛义夫是一名24岁的律师,在媒体称之为“血腥星期天”的汽车炸弹中丧生。我们只掩埋了他的残肢断臂。在我发现了我31岁的表弟亚西亚的尸体时,他身上布满弹片,当时一名自杀炸弹手袭击了我们附近的一座清真寺。不幸的现实是,今天伊拉克成千上万的受害者仍在遭受这些恐怖主义行为夺去他们生命的痛苦。国际社会必须听到他们的故事。受害者迫切需要医疗和心理治疗。我敦促国家当局、联合国机构和国际社会与当地行动者合作,确定并商定对受害者的适当的一揽子支持。我要强调,必须通过民间社会和政府机构向受害者提供支持和帮助,使他们能够朝着重建生活迈出关键的一步。”

 

中新社联合国8月17日电
当地时间8月17日,为纪念首个“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在恐怖主义中幸存:受害者的声音”多媒体展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阿富汗常驻联合国代表马哈茂德·赛卡勒以及多位恐怖主义受害者代表出席活动并发言。

古特雷斯:“在恐怖袭击之后,我们很少听到伤亡者的情况。他们的故事常常没有人再去提及。普通的女人、男人、女孩和男孩——这些男女老幼在从事日常生活——到市场购物、前往学校、礼拜场所、体育活动或音乐会,甚至排队投票的时候,生活结束了,或永远改变了。我们也很少听说他们幸存的家人、朋友和社区的情况,他们必须学会在一生中承受恐怖主义造成的沉重负担。我们很少听到他们的故事。我们听到的只是数字,然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现在是停下来倾听恐怖主义受害者和幸存者心声的时候了。现在是大声疾呼、承认恐怖主义对受害者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的时候了。我们需要支持受害者,并向他们提供长期援助,包括财政、法律、医疗和心理支持。在促进、保护和尊重受害者人权的基础上,支持受害者及其家人是一项道义责任,同时也是打击邪恶的恐怖主义的有效手段,恐怖主义的首要目的是分化和分裂我们的社会。支持受害者并倾听他们的声音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可以证明我们真正关心受害者的处境、并否定恐怖分子言论的有意义的做法。”

陈伟雄:“我们马上将听到恐怖主义受害者的声音。我们不仅仅要听,而且要真正仔细地倾听他们心声。这些声音所要求的不是报复,而是正义。联合国必须与会员国一道,加强对恐怖主义受害者的关注,并将注意力放在解决他们的需求和关切的实际方法之上。对纪念、尊严、正义和真相的坚定信念应该有助于我们加强对受害者的支持。我们绝不能忘记,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代表着我们所有人,代表着遭受各种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行为的整个社区和社会。我们决不能忽视承认、保护和帮助受害者的责任,代表他们去寻求正义,并保障他们的权利。”

来自阿富汗、比利时、尼日利亚等国的多位受害者代表先后发言,回顾遭遇伤害的经历,讲述自己从伤害中恢复的过程。阿富汗记者萨义德·胡赛尼在去年12月喀布尔发生的一场恐袭中受伤。他说,经过艰苦的努力,自己现在终于能够回归正常的生活,并开始在大学攻读新闻学位。他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有效措施打击恐怖主义,并为深受恐怖主义伤害的阿富汗人民提供帮助。

www.8814.com 1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展览开幕式上与一位恐怖主义受害者交谈。

古特雷斯:“在恐怖袭击之后,我们很少听到伤亡者的情况。他们的故事常常没有人再去提及。普通的女人、男人、女孩和男孩——这些男女老幼在从事日常生活——到市场购物、前往学校、礼拜场所、体育活动或音乐会,甚至排队投票的时候,生活结束了,或永远改变了。我们也很少听说他们幸存的家人、朋友和社区的情况,他们必须学会在一生中承受恐怖主义造成的沉重负担。我们很少听到他们的故事。我们听到的只是数字,然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现在是停下来倾听恐怖主义受害者和幸存者心声的时候了。现在是大声疾呼、承认恐怖主义对受害者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的时候了。我们需要支持受害者,并向他们提供长期援助,包括财政、法律、医疗和心理支持。在促进、保护和尊重受害者人权的基础上,支持受害者及其家人是一项道义责任,同时也是打击邪恶的恐怖主义的有效手段,恐怖主义的首要目的是分化和分裂我们的社会。支持受害者并倾听他们的声音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可以证明我们真正关心受害者的处境、并否定恐怖分子言论的有意义的做法。”

编辑: 武海林

今天有许许多多的国家受到恐怖主义的影响,但受害者的人数主要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2017年,恐怖主义造成的死亡几乎有四分之三都发生在五个国家:阿富汗、伊拉克、尼日利亚、索马里和叙利亚。来自伊拉克的受害者代表哈桑(Hasan
Wahhab Al
Araji)以切身经历讲述了恐怖主义给他的家庭、社区和国家带来的巨大危害。

联大在去年12月通过决议,宣布 8 月 21
日为“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以表达对恐怖主义受害者和幸存者的敬重和支持,并促进和保护他们充分享受人权和基本自由。今年8月21日是首个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为纪念这一日子,深受恐怖主义危害的几个国家阿富汗、比利时、伊拉克、尼日利亚和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与联合国反恐办公室和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一道,于8月17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游客大厅举办了一个多媒体展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亲自出席并发表讲话。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此次展览为期一个月,由阿富汗、比利时、伊拉克、尼日利亚及美国的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携手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和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共同举办。

巴奇里:“我叫穆罕默德·埃尔·巴奇里(Mohamed El
Bachiri)。我是一位摩洛哥裔的比利时人,住在莫林贝克。我在2016年3月22日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中失去了妻子,当时一枚炸弹在地铁中爆炸。一次卑鄙怯懦的袭击夺走了我生命中的挚爱,让我们的3个孩子失去了母亲。这是嗜血和充满仇恨的罪犯的所作所为,他们试图在真主的法典中为他们骇人听闻的行为找到理由。犯罪者信奉的是一个仇恨、毁灭和疯狂的神,它与我所信仰和大多数穆斯林所信仰的充满爱、怜悯和理性的神格格不入。袭击事件发生后,尽管有时家人和朋友都在场,我还是感到无比的孤独,我还没有回到我以前的地铁司机的工作岗位。在我的痛苦中,在失去妻子几天后,我觉得有必要写信。写下我的痛苦,我的悲伤,还有我对妻子、我的孩子、生命和人性的爱。这个过程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所写下的这些话现在已编辑成册,出现在一本名为《爱的圣战》的书中。这本书在荷兰已售出10多万册,并以法语、英语、德语和荷兰语四种语言出版。这本书是一首颂歌,是对我们周围一切事物的爱、尊重和宽容、捍卫普遍和人道主义价值观以及打击一切形式极端主义和狂热主义的宣言。这也是一种邀请,是哲学的启蒙,因为它以最简单的方式引发质疑和反思。因为我相信,只有通过激发基于强烈道德和价值观的批判性思维,我们才能有效根除这种被称为恐怖主义的疾病。“

联合国图片/Manuel
Elias

2017年,第72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将每年的8月21日设为“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以表达对受害者的尊重和支持,促进和保护他们享有人权和基本自由。

联大在去年12月通过决议,宣布 8 月 21
日为“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以表达对恐怖主义受害者和幸存者的敬重和支持,并促进和保护他们充分享受人权和基本自由。今年8月21日是首个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为纪念这一日子,深受恐怖主义危害的几个国家阿富汗、比利时、伊拉克、尼日利亚和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与联合国反恐办公室和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一道,于8月17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游客大厅举办了一个多媒体展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亲自出席并发表讲话。请听联合国新闻李茂奇的报道。

 

马哈茂德·赛卡勒说,近年来,阿富汗境内平均每年有超过1万人成为恐袭受害者,其中三分之一是儿童。他指出,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受害者很快会被遗忘,只能独自面对创伤,这是阿富汗政府去年提议设立这一国际日的原因。在发言的最后,他请全体与会者起立,为全世界恐怖主义受害者默哀一分钟。

【www.8814.com】顾念和惦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二〇一八年5月三十日是第四个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陈伟雄:“我们马上将听到恐怖主义受害者的声音。我们不仅仅要听,而且要真正仔细地倾听他们心声。这些声音所要求的不是报复,而是正义。联合国必须与会员国一道,加强对恐怖主义受害者的关注,并将注意力放在解决他们的需求和关切的实际方法之上。对纪念、尊严、正义和真相的坚定信念应该有助于我们加强对受害者的支持。我们绝不能忘记,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代表着我们所有人,代表着遭受各种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行为的整个社区和社会。我们决不能忽视承认、保护和帮助受害者的责任,代表他们去寻求正义,并保障他们的权利。”

在展览开幕式上,全体静立默哀之后,古特雷斯秘书长发表致辞表示,恐怖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之一,也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严重威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认为自己可以免于受到恐怖主义的危害,世界上几乎每个民族都成为了恐怖袭击的受害者。近年来,对平民无情袭击的数量和致命性不断增加,摧毁了无数社区和个人的生命。然而,帮助和支持受害者应该是人们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www.8814.com 2www.8814.com
联合国图片/Manuel
Elias安理会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副执行主任陈伟雄在“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展览开幕式上发言。

www.8814.com 2

在展览开幕式上,全体静立默哀之后,古特雷斯秘书长发表致辞表示,恐怖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之一,也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严重威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认为自己可以免于受到恐怖主义的危害,世界上几乎每个民族都成为了恐怖袭击的受害者。近年来,对平民无情袭击的数量和致命性不断增加,摧毁了无数社区和个人的生命。然而,帮助和支持受害者应该是人们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展览开幕式上与一位恐怖主义受害者交谈。

参加展览开幕式的除了各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专家和民间社会代表之外,还有许多是恐怖主义袭击的幸存者。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遭受了恐怖主义的严重危害。

 

8月17日上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向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驻伊拉克援助团所在地遭遇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敬献花圈后,参加了“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展览的开幕式。在2003年8月19日的恐怖袭击事件中至少有22人遇难,超过100人受伤。遇难者包括联合国驻伊拉克特别代表德梅洛。

 

www.8814.com 4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参加了“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展览的开幕式。

安理会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副执行主任陈伟雄在“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展览开幕式上发言。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在古特雷斯秘书长讲话之后,安理会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副执行主任陈伟雄强调了倾听恐怖主义受害者声音的重要性。

在古特雷斯秘书长讲话之后,安理会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副执行主任陈伟雄强调了倾听恐怖主义受害者声音的重要性。

今天有许许多多的国家受到恐怖主义的影响,但受害者的人数主要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2017年,恐怖主义造成的死亡几乎有四分之三都发生在五个国家:阿富汗、伊拉克、尼日利亚、索马里和叙利亚。来自伊拉克的受害者代表哈桑(Hasan
Wahhab Al
Araji)以切身经历讲述了恐怖主义给他的家庭、社区和国家带来的巨大危害。

李茂奇,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参加展览开幕式的除了各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专家和民间社会代表之外,还有许多是恐怖主义袭击的幸存者。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遭受了恐怖主义的严重危害。

和平与安全

 

www.8814.com 1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2018 年 8 月 17 日

 

哈桑:“我叫哈桑·瓦哈卜·阿拉吉。我来自伊拉克,一个经历过恐怖的国家。我和其他伊拉克人一样,在这些可怕的袭击中失去了许多朋友和亲戚,这些袭击摧毁了整个城市无数的生命。对我来说,最具毁灭性的损失是我最好的朋友穆罕默德被伊拉克基地组织成员绑架并杀害。他的尸体在街上的垃圾堆中被发现,头部中弹三次,双手仍被捆绑。我的表弟赛义夫是一名24岁的律师,在媒体称之为“血腥星期天”的汽车炸弹中丧生。我们只掩埋了他的残肢断臂。在我发现了我31岁的表弟亚西亚的尸体时,他身上布满弹片,当时一名自杀炸弹手袭击了我们附近的一座清真寺。不幸的现实是,今天伊拉克成千上万的受害者仍在遭受这些恐怖主义行为夺去他们生命的痛苦。国际社会必须听到他们的故事。受害者迫切需要医疗和心理治疗。我敦促国家当局、联合国机构和国际社会与当地行动者合作,确定并商定对受害者的适当的一揽子支持。我要强调,必须通过民间社会和政府机构向受害者提供支持和帮助,使他们能够朝着重建生活迈出关键的一步。”

8月17日上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向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驻伊拉克援助团所在地遭遇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敬献花圈后,参加了“纪念和悼念恐怖主义受害者国际日”展览的开幕式。在2003年8月19日的恐怖袭击事件中至少有22人遇难,超过100人受伤。遇难者包括联合国驻伊拉克特别代表德梅洛。

巴奇里:“我叫穆罕默德·埃尔·巴奇里(Mohamed El
Bachiri)。我是一位摩洛哥裔的比利时人,住在莫林贝克。我在2016年3月22日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中失去了妻子,当时一枚炸弹在地铁中爆炸。一次卑鄙怯懦的袭击夺走了我生命中的挚爱,让我们的3个孩子失去了母亲。这是嗜血和充满仇恨的罪犯的所作所为,他们试图在真主的法典中为他们骇人听闻的行为找到理由。犯罪者信奉的是一个仇恨、毁灭和疯狂的神,它与我所信仰和大多数穆斯林所信仰的充满爱、怜悯和理性的神格格不入。袭击事件发生后,尽管有时家人和朋友都在场,我还是感到无比的孤独,我还没有回到我以前的地铁司机的工作岗位。在我的痛苦中,在失去妻子几天后,我觉得有必要写信。写下我的痛苦,我的悲伤,还有我对妻子、我的孩子、生命和人性的爱。这个过程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所写下的这些话现在已编辑成册,出现在一本名为《爱的圣战》的书中。这本书在荷兰已售出10多万册,并以法语、英语、德语和荷兰语四种语言出版。这本书是一首颂歌,是对我们周围一切事物的爱、尊重和宽容、捍卫普遍和人道主义价值观以及打击一切形式极端主义和狂热主义的宣言。这也是一种邀请,是哲学的启蒙,因为它以最简单的方式引发质疑和反思。因为我相信,只有通过激发基于强烈道德和价值观的批判性思维,我们才能有效根除这种被称为恐怖主义的疾病。“

(同期声-默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