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14.com】无所不有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三是透过对法律适用冲突的监督达成对司法的支撑

是的,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产品质量监督部门应当定期发布其监督抽查的产品的质量状况公告。

人大监督司法一向处在较为薄弱的状态,有待强化,以完善我国的司法监督制度体系,提升司法的公正性和权威性。为此,笔者认为,人大监督司法应当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

探索实现自我净化的有效途径——解读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公报里的28个"监督"
我们党全面领导、长期执政,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对权力的监督。要破解这一难题,跳出历史周期率,必须探索出一条实现自我净化的有效路径。增强党的自我净化能力,根本要靠强化党的自我监督。
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公报里,“监督”这个词出现频率十分高,有28次之多。“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监督全覆盖”、“派驻监督”、“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监督网”、“监督责任”、“日常监督”、“长期监督”、“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自我监督”……“监督”贯穿于公报通篇特别是各项工作任务当中。
“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
党的十九大对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作出战略部署,提出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公报中不断提及的“监督”,很大一部分是关于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完善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四个全覆盖”权力监督格局的新举措:
“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情况的监督”,“推动主体责任、监督责任贯通协同、形成合力”,“把增强对公权力和公职人员的监督全覆盖、有效性作为着力点”——党内监督和国家监察既具有高度内在一致性,又具有高度互补性。通过强化纪律监督和监察监督,实现党内监督和国家监察的有机统一,完善党和国家的自我监督。
“提高派驻监督全覆盖质量”——这是针对派驻监督的新要求。要分类施策推进派驻机构体制机制创新,全面加强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机构的统一管理,强化对中管企业、中管金融企业、党委书记和校长列入中央管理的高校纪检监察机构的领导和管理。
“与解决日常监督发现的突出问题相结合”,“增强监督实效”,“完善纪检监察机关、组织部门加强整改日常监督的工作机制”——巡视监督是党内监督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持续深化政治巡视,完善巡视巡察战略格局,更好发挥政治“显微镜”和政治“探照灯”作用。
党内监督是第一位的监督,党内监督有力有效,其他监督才能发挥作用。通过推进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协调衔接,推动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有效贯通,健全和完善监督体系,把权力置于严密监督之下。
在“日常监督、长期监督”上更加发力
“做实做细监督职责,着力在日常监督、长期监督上探索创新、实现突破”——“日常监督、长期监督”首次成为中央纪委全会单列的一项工作任务,显示出我们党对从严管党治党认识的进一步深化。
监督是纪检监察机关的首要职责,如何做实做细监督职责,这次全会指明了“努力方向”——坚持不懈探索强化监督职能,特别是把日常监督实实在在地做起来、做到位,敢于监督、善于监督、规范监督,抓早抓小、防微杜渐,咬耳扯袖、红脸出汗,贯通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使监督更加聚焦、更加精准、更加有力。
监督要取得实效,关键是各级党委特别是书记要强化政治担当、履行主体责任,把每条战线、每个领域、每个环节的党建工作抓具体、抓深入。各级纪委要督促党组织、党员干部主动履行日常监督职责,久久为功,让干部习惯在受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中工作生活。
使监督常在、形成常态,还在于坚持问题导向解决党风问题,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盯住,坚持不懈,化风成俗;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注重谈话和函询相结合;认真执行党纪处分条例,严格依法行使监察权;等等。
监督者更要做好“自我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持续深化,纪委监委合署办公,作为党和国家监督专责机关,监督范围扩大了、权限丰富了,纪检监察干部经受的考验更加严峻。纪检监察机关要健全内控机制,经常打扫庭院,清除害群之马,不断提升自身免疫力,建设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铁军。
打铁必须自身硬,既要政治过硬、本领过硬,也要作风过硬、纪律过硬。全会公报单列一项任务,对从严从实加强纪检监察队伍建设提出了具体的要求。一方面要带头加强党的政治建设、提高素质能力,另一方面要加强作风和纪律建设,加强自我监督——依规依纪依法履行职责,严格执行监督执纪工作规则,把执纪执法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确保依纪依法、安全文明办案;对执纪违纪、执法违法者“零容忍”,坚决防范被“围猎”、防止“灯下黑”。纪检监察干部要自觉接受党内监督和其他各方面监督,严格约束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永葆忠诚干净担当。
把全会公报提出的这些监督任务、监督措施一项一项落细落实,以党内监督带动和促进其他监督,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就能够形成发现问题、纠正偏差的有效机制,不断增强我们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

【www.8814.com】无所不有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三是透过对法律适用冲突的监督达成对司法的支撑。一、处理好监督性支持与支持性监督的关系。人大监督司法,目的是为了司法公正与司法权威,而这与司法的目的是一致的,在此意义上说,监督本身就是最大的支持。除此以外,人大监督司法所提供的支持还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通过对行政干预的监督实现对司法的支持。二是通过对诉访分离的监督实现对司法的支持。三是通过对法律适用冲突的监督实现对司法的支持。四是通过社会矛盾化解以及大调解机制的建设实现对司法的支持。五是通过经费、人员配置等监督实现对司法的支持。六是通过民意信息的收集实现对司法的支持。

二、处理好法律监督、工作监督和人事监督之间的关系。法律监督、工作监督和人事监督基本上涵盖了人大监督司法的主要内容。它们是人大监督司法并存的三种形态,在使用时究竟采用哪种形态,由人大及其常委会视具体情形加以抉择。在这三种监督中,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的弹性相对较大,可选择的制度空间较为宽广,而人事监督则较为刚性和具体,也因此将产生较好的监督效果,也最为重要和关键。因此,在这三种监督形态中,应当以人事监督作为最终的保障机制,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最终都因有可能转化为人事监督而获得相应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当然,人事监督不是目的,目的在于改进司法工作,而这又需要通过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达其目的。这说明,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既可以相互转化,也可以转化为人事监督,人事监督也可以发展成为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监督形态的这种并存性和可转化性,不仅能使它们各自产生出应有的监督效应,同时也能产生人大监督司法的综合效应,从而实现监督力量的最大化。

三、处理好引导性监督与事后性监督的关系。与检察机关所实施的法律监督等监督形式有所区别的是,人大监督司法不仅可以对既成的司法状态进行矫正性或纠错性监督,而且可以提前进行司法决策,引导司法机关有重点地、有针对性地开展司法工作。引导性监督和事后性监督对于人大监督司法来说具有同等的重要性,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认为,引导性监督较之事后性监督更为重要,也更加佐证人大监督司法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的特性。为此,需要注意两点:一是构建好司法监督信息平台,使人大及其常委会能够最大限度地、也最为及时地获知和掌握司法机关的各种信息。二是要善于将人大的立法权或决策权与司法监督权有机地结合起来,在决策中监督,在监督中决策。

四、处理好宏观监督与微观监督的关系。人大对于司法的监督既有宏观的监督也有微观的监督。但相对于微观监督而言,宏观监督的内容更为广泛,也更显人大监督特色与优势。工作监督应皆属宏观监督范畴,人事监督则应属微观监督范畴,法律监督则既有宏观的也有微观的。值得探讨的是法律监督中的微观监督。法律监督中的微观监督实际为对具体案件的监督。总体而言,对于具体案件的监督在人大监督司法的格局中均应予以弱化。人大及其常委会如确需对具体案件实施监督,应转交检察机关进行专门的法律监督。这样做不仅有利于划清人大监督与检察机关法律监督之间的界限,而且也是为了避免作为最高权威的权力监督对司法机关相对独立行使司法权的干预,尤其有利于避免司法的地方保护主义等弊端的发生。

五、处理好人大监督与检察监督之间的关系。人大监督与检察监督的关系最为密切:人大监督司法中不仅涉及对检察机关的司法监督,而且还涉及对审判机关、侦查机关以及刑罚执行机关等的监督,这就造成在监督的对象上,检察院的法律监督除对自身的监督属于内部监督外,其他方面与人大监督司法呈现出竞合现象。当然,二者的区别也是非常明显的:监督的层次不同,监督的性质和属性不同,监督的范围和对象不同,监督的方法方式不同,监督的效力不同,监督的救济不同等等。然而,更需关注的则是二者之间的界限和互动关系。笔者认为,人大监督司法原则上不应涉及对个案的监督。检察机关通过对个案所实施的法律监督,为人大监督司法提供更为丰富的素材和进一步实施权力监督的前提和基础。因此,人大监督与检察监督虽然分工有所不同,但二者却交错运行,由此产生出监督的合力,同时也避免监督越权现象的发生。在此意义上说,人大对检察机关的监督,便属于“对监督的监督”。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如果不得其力,人大及其常委会便可实施权力的监督。可见,人大监督司法处在双重的制度格局之中:一方面,人大监督在各级人大常委会监督法的规制下直接发挥监督作用,另一方面,人大及其常委会也通过对检察机关的监督间接地发挥监督作用。人大监督司法的这种特点,不仅来源于其监督领域的广泛性,同时与其最高的监督位阶相关联,由此也为人大监督司法充分发挥作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