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签署了美国新版太空学说,美国将寻求建立一个更加安全的太空环境

条约约束不了“野心”

图片 1

美国会否再次“退群”

  据路透社报道,18日,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当天,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国家太空委员会成员,在讲话中,特朗普说道:“美国对地外空间的探索事关国家安全,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要具有‘统治力’。建立太空军对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而言至关重要。”

◎1967年
美国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禁止各国在外空测试任何武器,或是在月球和其他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

  按特朗普的说法,美国即将组建的太空军将独立于空军,成为美国武装力量的第六军种,其他五个军种分别为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和海岸警卫队。

◎2005年
160个联合国成员国表决支持禁止向太空部署武器的提议,遭到美国的反对。

  同时,特朗普还签署了一项有关太空政策的行政命令。根据这份命令,美国将寻求建立一个更加安全的太空环境,构建太空运行管理系统,制定监测跟踪太空垃圾的长效机制,同时制定新的人造卫星设计和运行标准。

◎2006年
布什签署了美国新版太空学说,允许军方利用太空潜力摧毁任何威胁美利益的国家的卫星。

  特朗普此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世纪冷战后期的“星球大战”计划。当时的苏联拥有数量庞大的核武器,而且导弹防御力量也很强大,对此,美国非常惧怕,需要建立有效的反导弹系统,来保证其战略核力量的生存能力和可靠的威慑能力,维持其核优势。于是,“星球大战”计划诞生了。

◎2017年 特朗普下令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

  时间回到1983年3月23日,美国总统里根在一次讲话中宣布,美国已经制订了《总统战略防御倡议》,建立以定向能武器为主的反弹道导弹多层综合防御系统,用在可能发生的核大战中,拦截并击毁对方发射过来的弹道导弹。

◎2018年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

  到1985年,这项关于外太空的核大战计划正式立项开发,计划将一些高新技术武器部署在外空、空中和地面,形成一个多层次、“天衣无缝”的防御盾牌。简而言之,这个计划的目的就是以各种手段攻击敌方的外太空洲际战略导弹和航天器,以免遭受核打击。

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下令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他表示,“太空军”将独立于空军,成为美国武装力量的第六军种。特朗普自就任以来曾多次表达过组建太空军的想法,这一想法也被写入今年3月发表的《国防战略》报告。报告称,太空与海、陆、空一样都是战斗场所,美国需要不断提升太空作战能力。

  然而,由于苏联解体和“星球大战”计划开销巨大,美国于1993年宣布,放弃在空间建立反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这个轰轰烈烈的“星球大战时代”结束了。

消息一出,俄罗斯官员便警告说,美国如果在太空部署军事武器,俄罗斯将“强烈报复”。1967年签署的《外层空间条约》禁止各国在地球轨道部署核武器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禁止在外太空进行武器测试,也不准在月球或其他天体上设立军事基地。

  时隔25年,特朗普下令组建太空军,不仅要在太空刷“存在感”,还想具有“统治力”,难道“星球大战”计划要卷土重来了吗?

针对美方宣布着手建立美军第六个军种“太空部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反对把外空作为战场。

  事实上,美国的“太空军事化”的脚步一直未停下。联合国一直提倡的是“太空非军事化”——太空应该用于人类进步与和平,而不是用于战争,于是各缔约国在1967年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这个条约,其中有很重要的一条是:各缔约国保证不在绕地球轨道放置任何携带核武器或任何其他类型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实体,不在天体配置这种武器,也不以任何其他方式在外层空间部署此种武器。

近年来,美国“太空军事化”的行动不断,“星球大战”计划是否将会重演?

  虽然美国签署了这个条约,但是条约约束不了“野心”。“星球大战”计划只是美国“太空军事化”的一次尝试,美国一直在突破太空非军事化的限制。

美太空军事化步伐不止

  9·11后,美国总统布什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正式宣布退出美国和苏联1972年共同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以下简称《反导条约》)。其实,自从布什上任以来,就不断强调《反导条约》是冷战的遗产,美国要超越《反导条约》,谋求研制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合法化。美国的“弃约”精神也从这个时候开始,这让俄罗斯很恼火。

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按特朗普的说法,美国即将组建的“太空军”将独立于空军,成为美国武装力量的第六军种,其他五个军种分别为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和海岸警卫队。

  美国退出《反导条约》后,俄罗斯就在日内瓦裁军会议上提议签署条约,禁止向太空部署任何武器,不对他国卫星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以免引发武器竞赛。但是,美国拒绝了。美国大使罗卡认为,美国发展太空武器只是在行使“自卫权”,“美国没说太空是自己的,也没有将太空武器化”。然而,这番话,说出去谁信呢?

特朗普表示,美国对地外空间的探索事关国家安全。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要具有“统治力”。建立太空军对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而言至关重要。

  到2005年,160个联合国成员国表决支持禁止向太空部署武器的提议,又再次遭到美国的反对。2006年10月,布什还签署了美国新版太空学说,允许军方利用太空潜力摧毁任何威胁美利益的国家的卫星。

然而,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军方对现阶段组建一支太空军并不积极。军方人士认为,组建太空军是必要的,但目前时机尚不成熟。美防长马蒂斯去年曾明确表态,不支持组建太空军的计划。

  美国对于自己的意图直言不讳,2017年,美军航天司令部约翰·雷蒙德司令甚至表示,对于美军航天司令部而言,问题不再集中于“太空是否是战争疆域”,而是“如何应战”。美国正在为太空作战做准备。

军事观察员李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军方对现阶段组建一支太空军之所以态度不积极,一方面他们认为时机还不成熟,另一方面有可能涉及到军种内部的利益调整。

  可以看到,美国近年来太空军事化的步伐越走越急,美国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费恩今年2月份曾说,美国将在几年后从太空发动攻击。如今,特朗普又宣布组建太空军,看来,太空和平的日子不多了。

李莉认为,现在整个的航空事务都隶属于美国空军,美国空军在去年还专门成立了一个负责太空事务的副参谋长的职位。“如果一定要把太空军独立,显然对于目前美国空军内部太空战的能力是一个削弱,直接把它划走了。”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空军下设空军太空司令部,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彼得森空军基地。空军太空司令部最初是冷战的产物。它成立于1982年9月,职责是以人造卫星和洲际弹道导弹保护美国领土。太空司令部下设两支航空队,第14航空队和第24航空队。其中第14航空队位于加利福尼亚范登堡空军基地,主要负责航天领域的作战,第24航空队位于拉克兰空军基地,负责网络领域的作战。

2017年,美国太空司令部约翰·雷蒙德司令称,空军太空司令部启用了“联合跨部门合成太空作战中心”,以构建国防部和情报界之间的统一行动,从而在太空领域发生激烈对抗时实现有效指挥与控制,最终在战争扩展到太空时为美军提供作战并取胜的能力,该中心现已更名为“国家太空防御中心”。

军事专家张召忠撰文表示,联合国一直提倡“太空非军事化”,于是在1967年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虽然美国签署了这个条约,但条约约束不了“野心”。“星球大战”计划只是美国“太空军事化”的一次尝试,美国一直在突破太空非军事化的限制。

他指出,“9·11”事件之后,美国总统布什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正式宣布美国退出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其实,自从布什上任以来,就不断强调反导条约是冷战的遗产,美国要超越《反导条约》,谋求研制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合法化。

到2005年,160个联合国成员国表决支持禁止向太空部署武器的提议,遭到美国的反对。2006年10月,布什签署了美国新版太空学说,允许军方利用太空潜力摧毁任何威胁美利益的国家的卫星。

特朗普自就任以来,也曾多次表达过组建“太空军”的想法。2017年6月30日,特朗普下令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他在签署行政命令时说,重建“国家太空委员会”是确保美国太空未来的关键一步,它向全世界发出一个清晰信号,即美国正在恢复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力。而美国今年3月发表的《国防战略》报告则称,太空与海、陆、空一样都是战斗场所,美国需要不断提升太空作战能力。

企图将军事博弈引向太空

美国建立“太空军”用意如何?军事专家韩旭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这样做,实际上是把国家间的军事较量与博弈引向太空,推动军事较量与博弈空间向太空延伸或拓展。在军事较量的同时,也为美国在国际经济利益上的要挟增添了筹码。

“美国‘太空军’的设立,是对国际安全的威胁、他国军力的威胁和基础设施的威胁。”韩旭东说,美国建立“太空军”,其要达到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能够掌握太空航天器的命运;一个是掌控对太空航天器依赖的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

在军事方面,韩旭东认为,美国组建“太空军”是想掌控军事主导权,破坏业已存在的国际军事战略平衡,同时也搅动世界安全形势进入动荡。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信息化的战略性武器都依赖于卫星发挥定位等作用。如果美国在太空领域掌控了主动权,其他国家的安全相当于被“掐了脖子”。此外,美国组建“太空军”,相当于同时在削弱其它国家的常规军力,世界各国不排除因此引发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在民用方面,随着信息化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对太空航天器的依赖度不断上升。韩旭东表示,通信和网络是国际社会基础设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太空航天器的命运被美国掌控,也就相当于美国掌控了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所依赖的基础设施的命运,可以实施“太空霸权”。

美国为何如此强硬?张召忠撰文分析,美国如此任性,是建立在它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太空军事力量之上,绕地球飞行的各类卫星中,有100多颗都是美国的军事卫星。

航天科工二院郭衍莹曾撰文表示,据权威部门最新统计,目前全球卫星数量大约有1000颗。其中美国卫星最多,约593颗,其中至少有100多颗直接用于军事目的,包括侦察、导航、通信、指挥和导弹预警等。

“除此之外,美国的太空武器也十分具有震慑力。”张召忠分析,X-37B是波音公司制造的无人驾驶空天飞机,外形与航天飞机类似,但体积约为航天飞机的四分之一。X-37B飞行器2010年首飞,迄今共执行4次在轨试验任务。美国一直坚称X-37B是用于科学研究,但不少分析人士认为X-37B太空飞机是一种太空武器或者是太空间谍平台。

另外,HTV-2猎鹰高超音速飞行器也是美国实现“全球快速打击战略”的重要武器之一。“猎鹰HTV-2号”超音速飞机速度可达20倍音速,据称是美国军方研制的史上飞行速度最快的无人飞机。这种超音速无人驾驶战机可携带5吨重的物资,以超过音速20倍的速度在1小时内可抵达世界任何地方。

布什签署了美国新版太空学说,美国将寻求建立一个更加安全的太空环境。“星球大战”的升级版?

特朗普下令国防部组“太空军”的消息一出,俄罗斯官员便警告说,美国如果在太空部署军事武器,俄罗斯将“强烈报复”。

近年来,俄罗斯在太空的部署也不断强化。郭衍莹分析,根据现在各国专家学者们的共识,太空战就是以争夺制天权为目的的作战行动,而太空战的关键是要有强大的反卫星能力。2014年11月8日,俄军方宣布,它的A-235反导系统以机动发射方式发射了名为“弩刀儿”的反导导弹,成功拦截一枚卫星目标,向西方显示其世界领先水平的实力。2015年8月俄成立空天军,统管防空,反导和反卫星等一切空天防御任务。2016年9月,俄军方高调宣称,要准备进行新的反卫星武器试验。

2015年3至7月,俄罗斯“宇宙-2504”卫星进行了11次变轨行动。2017年6月23日,俄罗斯发射一个“宇宙-2516”航天平台,上载一颗“巡查卫星”,它可以从平台发射出去,自行控制入轨,再根据地面指令不断变轨。除了可以评价其他卫星的威胁程度,必要时甚至可将其摧毁。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防和安全委员会主任维克托·邦达列夫指出,美国此举可能违反规范太空非军事化的国际条约,从而严重威胁国际安全。“如果美国退出1967年签署的禁止在太空部署核武器的条约,不仅是俄罗斯,其他国家也都会为了维护国际安全而做出强烈回应。”

1967年,美国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这一条约禁止各国在地球轨道上部署核武器和任何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它还禁止各国在外空测试任何武器,或是在月球和其他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

然而,美国单方面退出国际协定已有前科,美国会再次“退群”吗?韩旭东认为,“太空军”的建立需要时间,美国对于太空军事化的推进,其实早而有之。“太空军”的建立速度、规模、能力等,目前还没有详细规划,预计美国会根据国际社会的反应以及自身的利益,一步步进行调整。

“目前,美国还没有到需要退出《外层空间条约》这一步。但是不排除未来经济利益未达成时,美国会以退出该条约作为要挟,以达到经济获益的目的。”韩旭东说,美国近年来的系列举措,都是以促进美国经济发展为最终目标,减弱美国经济衰退的势头。如今美国一步步加强“太空军”的部署,也为未来在国际经济贸易上的要挟和敲诈增添了筹码。

美国的部署和俄罗斯的强烈反应,让不少人担忧“星球大战”会再次重现。韩旭东认为,美国1985年立项的“星球大战”计划,是它利用各种天基尖端武器和手段,组成的多层次“防御盾牌”,其性质是对苏联的进攻进行太空拦截,是被动防御的行为。而如今组建“太空军”,是美国主动的进攻性部署,在军事行为的性质上看,和此前的“星球大战”计划性质完全不同。

针对美方宣布着手建立美军第六个军种“太空部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外空是全人类共同财产,中方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更反对把外空作为战场。耿爽重申,希望各方共同努力,切实维护外空持久和平与安宁。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朱晓枫 策划 李劲 洪奕宜

编辑: 林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