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6月28日电,拉美传统左翼国家执政党社会基础依然稳固

作为大选年压轴戏,墨西哥和巴西计划于7月和10月举行大选。墨西哥左翼候选人奥夫拉多尔势头强劲,支持率大幅领先。在巴西,领跑民调的劳工党候选人卢拉能否参选依然存疑,但当地民调结果显示,至少38%的选民支持卢拉,即便卢拉无法参选,选民至少也会投票给卢拉支持的人选。

拉美“大选年”:纵有左右 无问西东

此前,在11月22日举行的阿根廷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反对派候选人毛里西奥马克里当选新一任总统,结束了左翼政党在阿根廷长达12年的执政历史。

哥伦比亚政治分析师费尔南多·希拉尔多认为,杜克当选将使目前哥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的和谈陷入困境。杜克或将要求“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停止一切活动并集中在一处,然后考虑与之谈判,但“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显然不会接受。

拉美舆论普遍认为,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持续深入发展符合拉美国家利益。因此,无论左翼还是右翼力量上台执政,都会高度重视发展与中国关系。(执笔记者刘健、赵晖;参与记者王沛、党琦、张启畅、吴昊、徐烨、王瑛)

最新数据显示,巴西第三季度GDP环比萎缩1.7%,同比萎缩4.5%,1996年来首次出现连续三个季度GDP萎缩。巴西财政预算赤字飙升至GDP的逾9%,为20年来最高。巴西雷亚尔兑美元年内累计贬值46%。委内瑞拉货币自马杜罗执政以来贬值97%,通胀达124%。

“左右拉锯”正在形成

盖洛普公司今年年初的一份民调显示,特朗普政府上台一年来,南北美洲民众对美国领导力的满意度为24%,下跌21个百分点。在墨西哥,当地民众对美国领导力的满意度更是大跌28个百分点,只有16%。特朗普多次提出在美墨边境修建边境墙,并坚持让墨西哥政府支付相关费用,遭到墨政府拒绝。美方还在贸易问题上施压墨西哥,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并对墨钢铝产品加征关税。

打出“变革”、“重振经济”、“改善福利”口号的中右翼候选人获得了选民的青睐,拉美选民们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渴望,改善经济和生活。

编辑: 林涛

报告指出,旺盛的外部需求是2018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刺激因素。与此同时,私人消费驱动的内需增长也起到重要助推作用。

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经济低迷、外债高企,距崩溃仅一步之遥的拉美国家在经济危机之后再遭“政治风暴”。

从当前选情看,古巴和委内瑞拉作为拉美传统左翼执政国家,执政党社会基础依然稳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优先稳定国内政治的同时发展经济,古巴继续推进模式更新以改善民生,但两国都面临不利的外部经济和外交环境,执政挑战依然严峻。

新华社北京6月28日电 拉美“大选年”:纵有左右 无问西东

委内瑞拉选举委员会7日凌晨宣布,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这是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16年来第一次在选举中遭遇挫败。1998年,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执政党在此后的历次总统、议会和地方选举中一直稳占优势。查韦斯主张的“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模式也聚拢了拉美一批左翼政府成为引人关注的地缘政治力量。委内瑞拉现总统马杜罗是查韦斯的接班人,将查韦斯启动的“社会主义革命”推向“新高度”。

今年4月,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接力推进古巴旨在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的模式更新,劳尔·卡斯特罗留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为步入攻坚期的古巴经济改革保驾护航。

2018年可谓拉美地区“大选年”。上半年就有多国举行大选,而下半年,除了墨西哥,另一个拉美大国巴西也将迎来总统选举。

12月2日下午,巴西国会众议院议长库尼亚宣布,接受对巴西总统罗塞夫因涉嫌在制定去年财政决算时犯法而进行弹劾的议案,批准启动弹劾总统罗塞夫的程序。巴西政治危机进一步恶化。

中美洲哥斯达黎加今年4月举行第二轮选举,以打击腐败、消除不公等作为执政重点的中左翼公民行动党候选人卡洛斯·阿尔瓦拉多获胜。南美洲巴拉圭执政党红党的候选人贝尼特斯同样以打击腐败、发展经济赢得多数选票当选总统。

新华社记者

华尔街见闻此前在多篇文章中介绍过目前巴西、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的困境。拉美国家普遍依赖初级产品出口,委内瑞拉的石油、巴西的铁矿石、阿根廷的大豆、智利的铜,都是本国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受累于中国经济持续下行,大宗商品价格巨幅重挫,美联储加息在即等因素,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纷纷陷入经济下滑、货币贬值、资本外流、通胀高企的困境,社会不满情绪上升。

新的选举制度安排也是一个突出因素。例如,墨西哥2014年实施的选举改革允许独立候选人竞选公职,这也是上世纪40年代以来墨首次允许独立候选人参加总统选举。

左右翼继续拉锯

在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等原左翼执政国家普遍面临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中右翼阵营在总统选举的获胜,所引发的连锁效应可能改变拉美的政治版图。

据新华社波哥大6月17日电
哥伦比亚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17日在平静中结束。右翼候选人杜克战胜左翼候选人彼得罗,当选哥伦比亚新一任总统。杜克将于8月7日宣誓就职,任期至2022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副研究员谌园庭认为,在经济放缓和腐败盛行等因素影响下,近年来拉美政坛“左退右进”势头较为明显。但拉美是否会整体“向右转”,还要看墨西哥和巴西大选的结果。

拉美选情折射何种政治信号

www.8814.com,收紧移民政策、挑起贸易摩擦……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系列“美国优先”政策让拉美深受影响,也让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持续下降。

哥伦比亚大选17日结束,民主中心党候选人杜克获胜,延续了该国右翼政党执政传统。截至目前,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今年已有5场大选尘埃落定,选举年地区政治版图调整脉络日渐清晰。

巴西联邦经济委员会经济学家帕格努萨特表示,今年巴西大选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选情最不明朗的一次,目前未能看到具有号召力的合格候选人出现,不同政党之间的竞选联盟也并未形成。

近年政局右转的国家中,左翼力量依然活跃,仍有翻盘可能。

随着国际格局的大调整,在拉美对外政策选项中,中拉关系重要性越发突出。目前,中国是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拉美是全球对华出口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拉美国家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高度认同该倡议对推进中拉合作、助力拉美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

从当前选情释放的信号看,拉美传统左翼国家执政党社会基础依然稳固,但面临多重挑战;右翼执政国家社会问题敏感度上升,来自左翼政党的竞争显著增强。在近年“从左转右”的国家中,左翼政党依然拥有广泛民意基础,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均衡改革的重要力量。

近年来,面对严峻的内外经济形势,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府,拉美国家越发把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放在重要位置。今年一系列大选中,各方候选人在这方面的主张深受选民重视。

影响选情的新因素

分析人士认为,按照拉加经委会的预测,该地区2018年经济增速有望达到近年来的最高水平。但需要指出的是,保护主义、金融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等不确定因素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拉美经济回暖势头。

政治版图加速调整

在墨西哥,左翼候选人奥夫拉多尔的支持率一直稳步提升,近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其支持率超过40%。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墨西哥大选采用单轮制,奥夫拉多尔胜面较大。

近年来,巴西、秘鲁等拉美国家因腐败问题引发政坛地震,拉美选民对腐败问题关注度明显上升。各政党纷纷在竞选纲领中贴上反腐标签,而民众因腐败问题开始对传统政党失去信心,也为新兴政治力量崛起创造了机会。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今年4月发布报告说,2017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增速为1.2%,预计2018年该地区经济增速将为2.2%。

传统右翼执政国家的左翼政治力量有所增强。哥伦比亚大选中,左翼候选人彼得罗成功杀入第二轮。哥伦比亚政治学家豪尔赫·雷斯特雷波说:“上世纪40年代以来,从来没有来自左翼的可行选项,这是本次大选最突出的特点。”

外部环境存变数

本世纪初以来,左翼浪潮席卷拉美,多国实现左翼政党执政。近年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和自身经济结构性问题影响,阿根廷、巴西等地区大国左翼执政党相继丢权,地区政治钟摆右移,左右政党拉锯的地区政治格局正在形成。

发展经济成首要任务

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始终是各政党关注的共同命题。今年选情也出现了不同以往的新特点,如腐败问题以及新兴政治群体崛起正在对选举产生重要影响。

4月,哥斯达黎加执政党、中左翼公民行动党候选人阿尔瓦拉多在该国大选中胜出。而在巴拉圭,执政的右翼政党红党候选人贝尼特斯同月当选总统。

哥伦比亚是南美传统的右翼执政国家。此次大选是哥结束数十年国内武装冲突实现和平之后首次举行大选。选民关注焦点从过去的国内安全更多地转向经济社会发展,最终主张经济发展优先的杜克在第二轮投票中战胜左翼候选人彼得罗。

在6月中旬结束的哥伦比亚大选第二轮投票中,民主中心党候选人杜克战胜左翼候选人彼得罗,延续了该国右翼政党执政的传统。

委内瑞拉5月举行的大选中,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候选人马杜罗再次当选。自2016年反对派控制国会以来,左翼执政党通过一系列措施成功分化、瓦解反对派力量,政权掌控力显著增强,为推进社会经济改革创造了空间。

就在墨西哥国家队征战世界杯正酣之际,墨国内7月1日将迎来关注度同样很高的总统选战,势头强劲的左翼候选人奥夫拉多尔能否胜出备受关注。

预定10月举行的巴西总统选举选情则比较复杂。来自左翼阵营、拥有大量支持者的前总统卢拉在民调中一直遥遥领先,但已经入狱的他最终能否有资格参选还有待观察。

新华社北京6月28日电,拉美传统左翼国家执政党社会基础依然稳固。分析人士认为,在这一系列选战中,拉美左右翼政治力量激烈交锋。但无论哪派上台执政,都将把发展经济作为首要任务。同时,拉美各国对外政策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地区和国际格局演变的影响,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领导力衰退的现实背景下,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关系成为很多拉美国家的选择。

阿根廷比索5月大幅贬值,巴西、墨西哥等拉美主要国家也出现较小幅度的货币贬值。这推高了进口商品价格,导致输入性通货膨胀和经常项目赤字上升等一系列问题,使得经济结构调整不力的弊端加速浮现。

在哥伦比亚,经济发展优先的主张使杜克获得选民青睐;在墨西哥,奥夫拉多尔主张刺激经济发展、促进就业;在委内瑞拉,马杜罗承诺把经济繁荣带回该国。目前,马杜罗政府正稳步推出一系列新的执政方针以维护稳定并恢复经济。

在委内瑞拉和古巴,左翼政党继续稳固了政权。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再次当选,将执政至2025年。迪亚斯-卡内尔则当选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